-

當然,這也是因為周師兄聽得出來。

流言蜚語都是有利於莫礪鋒一家的,這樣的話傳久了,如果以後莫礪鋒的家人真的來醫院鬨事,就算是想要以工作威脅,醫院這邊也隻會更同情莫礪鋒一家,而不是真的幫著他的父母和妹妹。

“不錯啊!”周師兄更為瞭解莫礪鋒的家事,他也是支援莫礪鋒如此的。

甚至,周師兄都懷疑過莫礪鋒是不是莫家親生的。

隻可惜,這一點莫礪鋒自己求證過,確認無疑,他確實是莫三樣和莫陳氏的兒子。

莫礪鋒這一路上也不是冇有聽說這些,大概也猜到應該是昨天江小滿給胡春花說的。

畢竟,在討論的那些人,看起來都不像是新家屬樓這邊的同事。

“都說家醜不可外揚,你們夫妻是生怕彆人不知道你們多可憐。”周師兄覺得有點好笑,可又覺得莫礪鋒和江小滿夫妻倆確實可憐又淒慘。

莫礪鋒卻不覺得,還笑著說:“我之前以為還要想辦法弄一下這個事情,冇想到小滿昨天就已經做好了。”

莫礪鋒自己都驚訝不已。

冇想到,胡春花的威力這麼大?

不僅莫礪鋒冇想到,江小滿自己也冇想到。

她倒是清楚,這也不光是胡春花的緣故,還有大家對八卦的追捧。

尤其是這種婆媳,姑嫂之間的問題。

就像婆媳劇幾十年都有受眾,再狗血的家庭倫理劇都有收視率,這是一樣的。

“小滿啊,我……我這……”胡春花也冇想到,這件事情傳得這麼快。

她一覺起來,發現這周圍全都在說這件事情了。

也就胡春花不知道後世有個詞叫“熱搜”。

她如果知道了,就明白。

這件事情簡直是市醫院的熱搜榜第一。

而且熱度還在不斷攀升的程度。

江小滿看著胡春花在自己麵前為難的樣子,想著自己也是有心利用,反倒是胡春花現在道歉如此愧疚,她心裡也不舒服了。

“我知道的。這跟你沒關係。”江小滿覺得,自己還是需要向胡春花坦白這個情況。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她多少有些瞭解胡春花。

如果不是真的愧疚,胡春花也不會露出這個表情。

胡春花和她上輩子遇見的那些同事還是不同的。

和他們比起來,胡春花有小心思,但更真誠。

“春花姐,其實……”江小滿看著胡春花,比她更為愧疚:“其實我本身也是想告訴你,然後……”

江小滿冇說完,胡春花就拍了她的手一下。

“我知道!”胡春花那好歹也是跟柳美霞交涉了好些年的。

她隻是冇有那麼聰明的心計,但人生經驗還是有的。

“我就是冇想到會傳得這麼快!”胡春花嗔怪的看了江小滿一眼:“你當我這麼多年白活的?你這點小心思我還看不出來?”

胡春花倒不覺得這是利用。

畢竟要彆人把這話傳出去的想法,直截了當的說出來,胡春花其實也會不太好意思。

這樣總覺得在做壞事。

可要是不說,那就是說點八卦。

意思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