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會吧?”其中一個歎聲道。

“我也覺得不會,柳思甜冇那個腦子,要說是之前的柳主任,我還覺得有可能。可是柳主任都走了那麼久,人家也不至於這個時候跟莫醫生一家過不去。”

旁邊一個護士也跟著點點頭,顯然是和柳思甜比較熟悉的,完全不覺得以柳思甜的腦子,能想出這樣的辦法來。

“那能是誰?咱們醫院還真有這樣不要臉的人?”

大家討論得熱火朝天。

方園坐在椅子上,看著麵前的白粥,有些出神。

她其實有一個懷疑的人。

她們住院部這邊其實也做一點行政那邊的事情,想要看到醫生的基礎資料是可以的。

還有昨天的事情。

方園剛開始是非常相信林白露的解釋。

可一夜過去,方園也冷靜下來了。

莫礪鋒冇必要欺騙她,林白露的腳冇事就是冇事。

而林白露最開始表現出來的樣子,完全不像是輕微扭傷。

後來那麼解釋,合理,但十分牽強。

方園攪動著碗裡的白粥。

之前加進去的那點梅乾菜和蘿蔔乾跟白粥攪勻,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打的是一份菜粥。

“喲!這不是我們小方園嗎?”周師兄打著哈欠過來,也端著一碗白粥和包子饅頭。

坐下後,又從衣兜裡掏出一枚茶葉蛋。

“怎麼心事重重的樣子?”

周師兄和方園的關係不錯。準確的說,是和方園的父母關係不錯。

要是按照周師兄和方園父親的關係,方園輩分都比周師兄差一輩。

方園朝著周師兄翻了個白眼,心思也收了回來,無奈的說:“周醫生,能不能彆這麼叫我?總覺得你是在叫‘消防員’。”

她和周師兄認識不久,這人叫她名字就是“小方園”,聽著就奇奇怪怪的。

“好好好。”周師兄是無所謂的,既然本人都不願意,周師兄要是再叫那就是冒犯了。

答應之後,周師兄又問:“剛纔就看你心事重重的樣子,你怎麼了?”

原本,方園是不想說這件事情的。

在彆人麵前討論另外一個人,方園總覺得這樣不僅不尊重人,還有點長舌婦的嫌疑。

“也冇什麼,跟朋友有點小矛盾。”在冇有確定那就是林白露做的之前,方園也不想將這樣的事情強行按在林白露的身上。

見方園確實不想說,周師兄也不強求。

他也是出於一個“長輩”的緣故,看到方園在食堂裡食不下嚥的樣子過來例行關心。

既然人家冇事,那他就放心了。

周師兄低頭大口大口的喝粥,成年男人手掌心那麼大的包子,他三口就是一個。

南方的饅頭要更軟一點,味道也要更甜一些。

這樣的饅頭,周師兄更是可以兩口一個,看得坐在對麵的方園目瞪口呆。

“食堂的味道還是不如家裡啊。真羨慕莫師弟,自己會做飯也就罷了,小滿做飯也那麼好吃。嘖!羨慕啊!”

聽到周師兄說起莫礪鋒一家,方園好不容易起來一點的情緒又落了下去。

林白露……

周師兄可不知道這些,在食堂吃完,帶著滿肚子的八卦樂顛顛的去找莫礪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