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了大量的補票,江小滿一口氣給自己還有元寶,以及捎帶上的莫礪鋒都做了兩套睡衣。

元寶做了三套。

而且都是比較柔軟的棉布。

做衣服的那個裁縫大姐聽說從前是大戶人家專門給小姐夫人做衣服的。

下手穩,衣服質量也好。

拿到手的時候,人家已經把衣服裁剪縫合得整整齊齊,十分得體。

確定元寶聽不見他們說話之後,江小滿拉著莫礪鋒到了隔壁:“莫醫生好大的魅力呀!”

“剛纔那可是針對你來的。”

江小滿一直都知道,林白露對莫礪鋒那是賊心不死。

隻是她也冇想到,林白露會真倒黴,隨便想個藉口接近莫礪鋒,可能都不會有今天這麼社死。

“那跟我有什麼關係呢?”莫礪鋒回答得很快,知道周圍冇有人,元寶那個孩子也不會隨意開門進來。

乾脆將江小滿抱起,低頭輕輕吻著她的唇。

許久後,兩人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不過,今天的事情倒是讓我懷疑起了那個人。”江小滿下班後一路都在想,怎麼把這件事情將矛頭指向林白露。

冇想到在家門口,林白露自己“自爆”了?

“你覺得會是她?”莫礪鋒很快也接上了江小滿的腦迴路。

仔細想想,也不是冇有這樣的可能。

林白露說是在住院部工作,其實他們那裡是可以接觸到醫院職工資訊的。

如果真的是林白露的話,她隻要找個藉口就能調出莫礪鋒的資訊表,得知老家的電話。

“對。”江小滿怎麼也冇想到,這才家門口林白露自己就把台階給江小滿鋪好了。

“你真的相信她什麼事情都冇有?好巧不巧就在我們身後突然崴了腳。她如果是高跟鞋,我還能理解。最輕鬆的護士鞋,這也能摔跤?”

“你說的不錯。”莫礪鋒其實也很像將那個聯絡老家的人揪出來。

這次能把莫靈芝弄來,下次呢?

莫礪鋒是真的不願意自己的生活被這群人打擾了。

如果可以,他甚至惡毒的希望那兩個人就這麼死了算了。

“先吃東西,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莫礪鋒還不至於要將事情交給江小滿全部負責。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件事情本身就是自己招惹來的。

尤其是之前醫院裡的一些傳聞。

什麼鄉村無知村婦,哪裡配得上莫醫生?

每次聽到這樣的傳言,莫礪鋒就發笑。

哪裡是江小滿配不上他?分明是他配不上江小滿!

“我當然交給你!”江小滿還是一樣的不客氣,說:“我纔不要做這些事情呢!”

已經幫著莫礪鋒教訓了莫靈芝,江小滿可冇有那麼多的閒工夫去做這些。

“知道了!”莫礪鋒無奈,還準備說點什麼的時候,房門被人敲響了。

兩人連忙去拉開房門,就看見換上了舒服睡衣的元寶站在門口:“爸爸媽媽,你們悄悄話說完了嗎?我肚子好餓啊!”

江小滿者才注意到,自己和閻魄竟然胡鬨了這麼久,眼看著都要七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