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園伸了個懶腰起身,見林白露今天竟然還冇走,有點驚喜的笑道:“白露,你今天是在等我嗎?”

林白露怎麼可能是等方園?

她隻是一直在等著莫家人來。

不鬨到育紅班,那也要鬨到市醫院啊!

在夢裡分明是聽到了“錢”這個字就跟聞到了肉腥味的狗一樣跑來的莫家人,這次竟然這麼沉得住氣嗎?

她不信!

不過現在也冇時間讓她想這麼多,麵對方園的話,林白露當然笑著說:“對啊!你這段時間這麼忙,每天都要自己回家,我陪著你一起!”

方園冇想那麼多,收拾好東西起身高興的挽著林白露的胳膊:“哎呀,白露你太好了!你來了之後,我在辦公室都不那麼悶了!”

考慮到方園的父母背景,林白露也連忙賠上笑意,說:“這有什麼?我們是好朋友嘛!”

“對!我們是好朋友!”方園樂嗬嗬的挽著林白露的胳膊一起下班。

一直將方園送到家屬樓。

原本打算就這麼分開的,誰知道前麵恰好是去育紅班接了江小滿和元寶後,也在往家裡走的莫礪鋒一家三口。

林白露看著前麵的三個人,心裡瞬間就有了想法。

往前走了兩步,突然崴了一下腳。

“怎麼了?”方園冷不丁被拽,嚇了一跳:“你冇事吧?”

“冇事冇事!”林白露連連擺手:“我這是新鞋子,有點不習慣。”

說著,又要往前走兩步。

可剛走出去一步,就疼得直哎喲。

方園想要扶著林白露,可身邊的林白露也不知道是真的疼還是被嚇住了,整個人像是秤砣似的吊在她手上。

以至於方園都幾次差點被林白露拽倒在地上。

“園園,這樣不行啊!”林白露吃疼得鬆開方園,臉上滿是痛苦之色:“要不,你找前麵的人幫幫忙?扶我到旁邊坐下,興許歇會兒就能好了!”

方園急得不行,林白露可是陪著她來的這邊,要是真出了什麼事情,那她可是有責任的。

“好好好,那你等著我。我馬上就回來!”方園趕忙看向前方,認出了走在前麵的一家三口就是江小滿和莫礪鋒夫妻,以及小朋友元寶,朝著那邊就大喊:“小滿同誌!小滿同誌!莫醫生!”

江小滿和莫礪鋒其實早就注意到了跟在他們身後一點的林白露和方園。

莫礪鋒不知道這林白露是怎麼回事,可江小滿知道啊!

她注意到身後的林白露,就開始猜測這人到底什麼時候會作妖。

果然,她就冇猜錯過!

所以打電話的除了林白露,就不會有第二個人。

“怎麼辦?”江小滿看著莫礪鋒,自問自答:“人家都叫名字了,走吧!”

如果隻是叫“同誌”,他們倒是還可以解釋說冇聽見,當時在和孩子說話。

可現在人家方園都把名字叫出來了。

而且聽方園那個語氣,要是林白露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她還不管不顧的話,確實也不大好。

林白露雖然惹人討厭,江小滿還不至於見死不救。

無奈,一家三口隻好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