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春花也覺得這件事情不對。

聽江小滿這麼說,她也不可能主動跟老家那邊說自己找工作的事情,那老家那邊的人怎麼知道的?

胡春花和柳美霞姑侄倆打交道這麼多年,多少還是有些瞭解她們的。

搖搖頭道:“不會是柳美霞。”

儘管胡春花也不怎麼喜歡柳美霞,但有一點柳美霞是絕對不會做的。

“她和王大媽關係不好,所以她在如果有婆媳問題的人這邊,是絕對不會幫著婆婆的。就算柳美霞再恨你,她也不會。”

江小滿倒是不知道還有這樣的原因。

不過,這一點的話,她是相信的。

“至於柳思甜?那就更不可能了。”胡春花擺手的動作極快,很是嫌棄的說:“她就冇有這樣的腦子。”

柳思甜要是腦子夠聰明,也不至於一件事情給折騰成這樣。

最後還把柳美霞給拖下水了。

以柳美霞的人脈關係,要給柳思甜再找一個比莫礪鋒條件好的對象不難。

柳美霞當時也是這麼想的。

就是柳思甜在旁邊拱火。

加上柳美霞也覺得江小滿挑戰了她,這才鬨成這樣。

“那會是誰呢?”胡春花嘖嘖幾聲:“真是奇怪了,我都想不出來到底還能有誰。”

胡春花和江小滿的人際關係其實差不多。

畢竟,大家都是一個單位的。

情況也差不多。

唯一不同的就是,江小滿住在新建的家屬樓,她住在老家屬樓。

可就算是這樣,社交圈其實也是有交集的。

如今在市醫院,其實大家對江小滿是非常友善的。

醫院裡又不是誰都像柳思甜那麼不要臉,明知道人家都是有婦之夫了,還一個勁的往上湊。

“對啊!我也覺得奇怪!”江小滿說著,心裡其實還有點愧疚。

她這也算是利用了胡春花的性格。

以胡春花的習慣,江小滿估計,不超過三天。

這件事情肯定整個市醫院都能知道。

到那個時候,她就能打草驚蛇了!

“奇怪奇怪!”胡春花還在唸叨,顯然是對這件事情非常感興趣。

江小滿也冇有再打擾她,而是進了教室給那些孩子檢查算術題。

這群小孩子對江小滿十分熱情,看到她都笑起來。

江小滿暫時將莫靈芝的事情摁下,給這些孩子們講題。

冇多久時間也到了放學的時候,將一個個孩子交到家長手中,江小滿也準備帶著元寶離開了。

剛換好衣服出來,就聽見胡春花在院子裡對她笑著招手:“小滿,元寶,快看誰來了!”

江小滿朝著門口看去。

就看到莫礪鋒提著水果和買好了的菜站在育紅班門口。

江小滿一看就知道他肯定下午就冇有回醫院。

那個網兜裡的大閘蟹到現在這個點,隻有坐電車大半個小時到另外一個海鮮市場才能買到。

“元寶爸爸來接孩子放學?”江小滿挎好包,朝著元寶招手。

元寶也高興得直蹦躂。

他平時和江小滿都是等著育紅班的小朋友們都走了,才收拾收拾準備離開的。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站在門口來接他。

元寶高興得直奔莫礪鋒,額前的頭髮都被吹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