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那些東西,莫靈芝在看到莫礪鋒的時候,也直接丟在了派出所。

在她看來,隻要有莫礪鋒在,就有花不光的錢。

現在渾身上下就剩下五塊錢,莫靈芝在街上轉悠大半天,看誰都不像好人。

最後磨磨蹭蹭的去找住宿的地方。

幸虧那張介紹信她冇一起丟在派出所,否則住的地方都冇有了。

“三塊錢?我就是住一晚上要三塊錢?”莫靈芝瞪大了眼睛,張口就罵:“你是不是訛我啊!我告訴你,我哥可是市醫院的大醫生,你要是敢訛我,我讓我哥來把你店裡給砸了!”

江源市這邊再繁華,也還冇到有私人開旅店的時候。

這家就是公辦的招待所。

招待所的大姐瞥了莫靈芝一眼,把介紹信拍回給莫靈芝,不屑的笑道:“你哥是大醫院的醫生怎麼樣?你說我訛你?你自己睜大眼睛看看清楚好吧,認不認識字啊?這牆上寫的一清二楚的。你愛住不住!”

本來就是準備上夜班心情不好的大姐,再碰上莫靈芝這個腦子有坑的玩意兒,冇有打起來那都是因為兩人麵前還有一道欄杆擋著。

莫靈芝本就是個欺善怕惡的。

見人家脾氣不好,嚇得縮了縮脖子,連忙掏出三塊錢:“我住,我住……”

大姐冷哼一聲,倒是很快給莫靈芝辦了。

隻是在莫靈芝轉身的時候,撇著嘴,搖著腦袋低聲說:“我哥哥是市醫院的大醫生。嗤!你哥是醫生,還不讓你去他家住?吹牛!”

莫靈芝氣得胸口直起伏,想要對著那個大姐凶幾句。

可一轉身對上大姐那不善的眼神,又縮著腦袋轉回去了。

她身上現在就剩下兩塊錢,明天還不知道住在哪裡,吃飯也是問題。

到了房間之後,莫靈芝就覺得委屈不已,自己好像是世界上最可憐的人。

覺得莫礪鋒簡直是太狠心了。

怎麼會有這麼狠心的人?

她要回家告狀。

讓娘來狠狠的教訓莫礪鋒才行!

——

莫礪鋒當天下午就接到了公安的電話,說是找到了莫靈芝的下落。

準確的說,是店家報了公安,因為莫靈芝吃霸王餐。

“我的天!”周師兄就坐在莫礪鋒對麵,這些事情當然也是聽得清清楚楚。

上午一個電話,下午一個電話。

足夠他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了。

忍不住調侃:“你也是不容易啊。”

都說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可莫礪鋒家裡的,也太難了些!

這都是什麼大奇葩!

“少說風涼話了。”莫礪鋒對這個結果也不意外。

莫靈芝要是不作妖才奇怪。

周師兄斂下笑聲,認真的問莫礪鋒:“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把人帶回家?回去了可就不一定能走了。”

“我當然知道。”莫礪鋒想了想,又給青山大隊莫遠山打去了電話。

青山大隊到江源市需要花費的時間不短,莫靈芝也不能一直留在派出所吧。

周師兄看著他那個樣子,也不好說什麼。

儘管周師兄冇有怎麼瞭解過莫家的事情。

可江小滿和元寶做身體檢查的事情他卻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