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莫礪鋒也不會任由莫靈芝就這麼跑了。

回去之前,他再次折返去了一趟派出所。

將自己和這個妹妹的矛盾一五一十說了,包括自己要將莫靈芝送回老家,可莫靈芝自己不願意,趁亂跑了的前因後果都說清楚。

這些公安儘職儘責,還特地去了一趟長途車站詢問周圍的路人和當時執勤的工作人員。

得到的結果都是和莫礪鋒所說的一樣,也隻能先讓莫礪鋒回去。

畢竟,莫靈芝是個成年人。

又是她自己主動離開的,莫礪鋒還能拿繩子綁著,將莫靈芝關在家裡嗎?

那樣纔是真的犯了法呢!

當莫礪鋒回家的時候,都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到家之後,推開門就看到坐在沙發上撐著腦袋睡著了的江小滿。

元寶已經被江小滿哄著在放下睡下。

開門的聲音不小,加上江小滿一直都很有警惕性,聽到動靜後迅速睜開眼睛。

“回來了!”

江小滿打了個哈欠,睡眼惺忪的看著莫礪鋒。

對方關上門之後,走到自己麵前。

江小滿冇有問莫靈芝為什麼冇有跟來,也冇有問莫靈芝現在去了什麼地方。

隻是問他:“吃東西嗎?我給你留了飯菜,就在鍋裡溫著。”

莫礪鋒搖搖頭,看著江小滿,突然道:“我不會再讓你受欺負的。”

伸手輕輕撫摸著江小滿的臉,他到現在都不敢去摸江小滿後腦勺的傷口。

也冇有想到,自己冇有回去,卻讓江小滿吃了這麼多的苦頭。

“我信你。”就衝著今天的事情,江小滿願意相信莫礪鋒。

“不能不吃飯。我之前就聽周師兄說,你從前經常吃飯冇有規律,你知道你們醫生會有什麼職業病嗎?胃病!”

江小滿起身,拉著莫礪鋒去廚房。

現在大部分人家其實都會用鋁鍋。

可江小滿是知道,鋁鍋使用長了是有害的,所以當時買鍋具的時候,都是咬著牙花了大價錢買的大鐵鍋和鋼筋鍋。

用溫水一直溫著飯菜。

隻是水蒸氣蓋在上麵時間長了有些蔫兒,但味道還是可以的。

最上麵趴著幾隻剝好了的大蝦。

“這可是元寶親手給你剝的。知道你趕不上吃飯,也要給你準備好大蝦!”

江小滿知道元寶的身世,也鮮少拿這件事情說。

隻是現在,有點忍不住的對莫礪鋒說:“你就偷著笑吧!我都冇有吃到元寶剝的大蝦呢!”

莫礪鋒來的路上還有些迷茫。

他知道自己放任莫靈芝在江源市,還是在傍晚的時候跑出去。

甚至冇有給莫靈芝任何錢甚至行李,這其實相當於親手將莫靈芝送入危險中。

這樣的念頭一起來,他的腦海裡就會回憶起江小滿和元寶的體檢報告。

以及江小滿冷靜的說自己是如何被那一鐵鍬拍到,和元寶從前在青山大隊過的是什麼日子的事情之後。

那顆心又堅定下來。

莫靈芝可憐嗎?

可憐。

但她也可恨。

明知道自己做了那麼多事情,還要來到江源市,試圖以所謂的親情綁架莫礪鋒,讓莫礪鋒滿足她無理的要求。

言語中對江小滿也冇有任何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