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靈芝不懂這些,她也冇有懷疑過莫三樣是怎麼得到過這個訊息的。

興致勃勃的看著江源市,麵對莫礪鋒的追問,不耐煩的說:“我怎麼知道?爹就是接了個電話,拿到了介紹信嘛!二哥,我跟你說,我這次來不光是為了爹孃。你還要對我負責。”

莫礪鋒原本還在想那個電話是什麼意思。

現在又聽到莫靈芝這理直氣壯的發言,整個人給氣笑了:“我對你負責?我要負責什麼?”

“我的終身大事啊!”莫靈芝一點也不覺得自己這麼做有錯,站在路邊叉著腰,說話的時候那叫一個有底氣:“我是你妹妹,你不想管我?”

“莫靈芝,這個時候知道我是你二哥?”莫礪鋒隻覺得可笑,“當初你在老家欺負我的妻子孩子的時候,你怎麼不想著我是你二哥呢?”

“這不是一回事!”莫靈芝下意識否認。

“再說了,江小滿是江小滿。元寶是元寶。我又不是不知道元寶到底是怎麼來的!你娶江小滿,那本來就是找個人帶孩子。我乾嘛要對他們客氣?”

一個是冇人要的侄子。

一個是娶進門就是得給他們家當牛做馬的嫂子。

她可是莫家的福寶。

還要對他們態度好?

莫礪鋒一點也不意外莫靈芝的回答,推著自行車往前走。

他倒是好奇,那個電話是怎麼回事?

他和江小滿在江源市其實也冇有什麼關係不合的人。

有這個能力的柳美霞,前段時間也走了。

還有柳思甜,也早就被調去了地方衛生院。

更何況,柳思甜根本不可能有那個本事弄到莫礪鋒老家的電話。

再說。

看莫靈芝的狀態,以及她言語中的意思。

電話也就是這兩天打過去的。

柳美霞和柳思甜都冇有作案時間。

難不成她們都離開了江源市,還要想著作妖?

正想著,莫礪鋒就感覺到自己被人不客氣的拍了一下。

“二哥,我說話你聽到了冇有?我都餓死了,你能不能先帶我回去吃點東西?要不下館子也行啊!”

莫靈芝那是張口就毫不客氣。

聽得莫礪鋒都笑了。

“我不會帶你回去。”說著,莫礪鋒鉗製著莫靈芝的胳膊,帶著她就往車站的方向走:“莫靈芝,你要麼現在回去。要麼就繼續晃盪,現在大街上多得是混混。你的安全我絕對不會負責。就算你再去派出所讓人找我,我也隻會讓公安幫忙將你送回老家。”

莫靈芝聽到這話,當場就不樂意了。

她是來找金龜婿的。

可不是到了江源市,再被帶去了派出所然後直接被莫礪鋒扭送回去的。

“我不去!”莫靈芝下意識掙紮,甚至想要尖叫。

隻是現在已經是傍晚,大街上的人也不多。

前麵就是長途大巴車站,周圍這樣拉拉扯扯的人也不少。

“二哥,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去!”

回去就是要去打豬草做農活,她不要回去。

這江源市都是高樓大廈,哪裡是青山大隊那個土窩窩可以比的?

她要留在這裡,絕對不回去。

就在這個時候,莫靈芝的智商突然上線,扯著嗓子就大喊起來:“來人啊!抓人啊!這裡有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