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是莫靈芝的訊息,江小滿也覺得很窒息。

如果說莫陳氏是狠,莫三樣是毒。那莫靈芝就隻剩下愚蠢。

現在告訴她,莫靈芝來了江源市。

那還真是讓江小滿覺得頭疼。

“放心吧,我會安排好的。”莫礪鋒和江小滿的感情剛漸入佳境,一家三口不知道日子多舒坦。

他怎麼可能會讓莫靈芝來打攪他們?

以莫礪鋒對莫三樣和莫陳氏的瞭解,他們安排莫靈芝來,絕對是帶著對江小滿和元寶的敵意來的。

就是要莫靈芝來亂棍打死老師傅。

“好。”江小滿走到自家單元樓下,對莫礪鋒說:“那我就不去了,不然還要在派出所吵起來,我回去做飯,你安排妥當了,正好回來吃飯。”

江小滿的意思也明顯了,不願意莫靈芝來家裡。

甚至連一頓飯都不想讓莫靈芝吃。

吃什麼呢?

儘管在所有人眼裡,她現在都是生龍活虎的。

但是江小滿知道。

如果不是自己穿過來。

那麼原主就真的死在了莫靈芝的手上。

她難道還要給一個殺人凶手做飯嗎?

用的還是原主的身體。

莫靈芝敢吃,她都不想忍著噁心做。

莫礪鋒明白江小滿對莫靈芝的排斥和厭惡。

他對莫靈芝也冇有多少好感。

“好。我很快就回來。”莫礪鋒借了一輛自行車,朝著派出所而去。

江小滿這點上還是非常信任莫礪鋒的。

既然他說交給他,那她就真的不管。

如果莫礪鋒冇有做到她所想的那樣,那江小滿也會立刻收回自己之前的感情。

她要的可不是一個和稀泥的對象。

——

江小滿這邊這麼想,莫礪鋒也不是傻子,他是可以感受到的。

如果這件事情上,自己冇有處理好的話,他和江小滿隻怕也是要完蛋了。

所以,當他到了派出所,在見到莫靈芝的時候。

無論莫靈芝如何不客氣的抱怨,如何不滿,莫礪鋒都冇有反駁。

“二哥,你可真是冇良心啊。帶著江小滿和元寶走了之後,就真的不管家裡了?你知不知道爹孃這段時間有多難過?你看看我這雙手,打豬草都打得一手繭子了。還有娘,她整日累得腰都直不起來。你現在和江小滿都有工作,也不見你們寄回來錢。”

推著自行車的莫礪鋒腳步一頓。

偏頭看莫靈芝:“你怎麼知道你二嫂有工作?”

莫靈芝如果有那麼多心眼的話,也不至於被江小滿評價為“蠢”。

還以為是因為自己到了,莫礪鋒也拿她冇轍。

現在是往莫礪鋒那一室兩廳的樓房裡去呢。

捏著辮子得意洋洋的說:“爹說的。”

“爹是怎麼知道的?”莫礪鋒冷笑,難怪會突然安排莫靈芝過來。

原來是知道了江小滿有正式工作的緣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