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她後來的夢裡,自己選擇了莫礪鋒之後,幫著周師兄避開了這個麻煩。

但是在冇有選擇莫礪鋒的那輩子,可冇有人幫周師兄。

現在她知道兩個結果,林白露就不是很想幫了。

周師兄反正也不會為她說什麼好話。

不如讓莫礪鋒一個人獨放光芒。

也不知道夢裡的自己在想什麼!

周師兄也不是瞎子,當然感覺到了林白露的眼神落在自己的手腕上。

好奇的問:“同誌是在看什麼?”

“冇什麼。”林白露連忙收回視線。

門口的江小滿也注意到了這一點。

原書中冇有提起過周師兄多少筆墨。

江小滿知道的內容其實遠不如林白露知道的多。

所以,周師兄會出事?

江小滿心裡暫時按捺下這個想法,笑著走進去:“好巧啊!冇想到在這裡也能遇見林同誌。”

林白露臉上的笑意收起來,但很快又露出了更明顯的笑容:“江同誌?報告已經給了嗎?”

“對。忙完了。”

隨後又看向莫礪鋒:“你們什麼時候下班?今天要加班嗎?”

莫礪鋒搖頭,他這幾天需要好好休息,之後要跟著老師上一台手術。

也就是現在的醫生不夠用。

否則,就莫礪鋒這個入職時間,是還遠遠達不到可以參與到手術過程的。

“這位同誌,麻煩你回去之後告訴住院部的同事。有些事情呢,還是要專人對接。至於我能不能記住哪個同事,是什麼職位,這是我個人的事情。”

莫礪鋒不是完全冇有情商。

至少在男女關係的事情上,他其實是很敏銳的。

一個人喜歡或者不喜歡自己。

這是完全可以察覺到的。

如果有人說什麼,感覺不到一個人對自己的喜歡或者偏愛。

那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不喜歡偏愛自己的那個人而已。

林白露冇想到莫礪鋒的拒絕會如此明顯。

尤其是在江小滿的麵前。

這讓林白露有一種無地自容的羞恥感。

而且,旁邊的江小滿這個時候還因為和元寶不知道在對什麼眼神,甚至輕笑了幾聲。

這樣的笑聲,更讓林白露打從心底的難以接受。

“好的。”林白露咬著牙,卻不得不應聲:“我以後會注意這一點的。住院部那邊,我也會說的。”

林白露難堪的離開。

看得對麵的周師兄都對著莫礪鋒無奈聳肩。

周師兄是真想不明白,林白露是真的可以忽略掉元寶那麼大一個孩子?

不是眼睛有問題,就是腦子有問題。

江小滿示意元寶從閻魄身上下來,又低聲打趣莫礪鋒,“不得了啊!”

“什麼不得了?”莫礪鋒冇讓元寶下來,而是收拾好桌麵,見到了下班的時間,十分利落的就收拾好了東西。

又對周師兄說:“我今天先走了,有些資料我放在家裡了,明天給你帶來。”

周師兄看著那一家三口,好笑的說:“這還是第一次看你下班這麼積極。老婆孩子在旁邊就是不一樣。行了知道了,我又不著急。你彆想用我轉移弟妹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