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也是她的習慣。

這些小孩子可不是什麼都不懂。

你尊重他們,和他們平等相處,他們自然也會尊重你。

其實小孩子的心思也非常好猜,他們要的無非是關注度。

當然,少數一些孩子的想法也會有些不同。

“你把東西給我吧。”帶著元寶出來後,江小滿找胡春花要報告。

拿了東西,母子倆就朝著市醫院走。

路上,江小滿還看到了一個賣麥芽糖的。

在江源市這也叫叮叮糖。

因為一整塊的麥芽糖被老闆切下來的時候,會發出清脆的叮叮聲。

給元寶買了一小袋,讓他自己揣在兜裡,隻給他捏了一小塊在嘴裡嚼著。

江小滿也吃了一塊。

麥芽糖和很多水果糖甚至是奶糖都有些不同。

口感是奶糖的口感,可散發出來的糖分氣息就是有一種甜而不膩的感覺。

尤其是軟化了之後,甜甜糯糯的。

唯一的缺點,大概是這糖比較粘牙。

到了醫院後,江小滿先找到莫礪鋒的辦公室。

卻發現莫礪鋒不在,倒是和他一個辦公室的周師兄在這裡。

因為平時吃了不少江小滿和莫礪鋒做的飯菜,周師兄對江小滿雖然見得少,卻也十分熟悉。

“弟妹來了!喲,這不是元寶嗎?育紅班就放學了?”周師兄起身,下意識看了眼掛在牆上的鐘。

“冇有。春花姐讓我來這邊幫她送報告,也快放學了,免得我來回跑。”

江小滿解釋後,周師兄也點點頭表示讚同:“那是對的。你是準備把元寶放在這裡吧?你去忙吧,我在這裡看著呢。礪峰是有些事情找老師去了,待會兒就回來。”

“好。”江小滿點頭,又蹲下身輕聲對元寶說:“媽媽去忙,很快就回來。你坐在爸爸的位置上好不好?周伯伯會在這裡陪你。”

元寶見過周師兄,知道這是爸爸的朋友。

捏著手裡的油紙包,點點頭走到周師兄麵前:“周伯伯吃糖。”

元寶的五官隨了生父。

而莫礪鋒和他大哥又極為相似。

對於周師兄來說,那就是看著一個縮小版,還會笑眯眯的莫礪鋒。

“哎呀!”周師兄不僅覺得新奇,看著元寶那張軟糯的小臉蛋,還覺得心都化了。

甚至有一種要結婚的衝動。

“伯伯不吃,你去你爸桌上坐著。”周師兄起身,一把將元寶抱起來,對江小滿說:“弟妹你去忙吧。我在這裡,誰還能欺負了元寶不成?”

“好。那我就先去了。”江小滿看著手裡的報告,想著也不是什麼麻煩的事情,連忙出門。

後勤部在行政大樓。

樓下是住院部的辦公室。

也就是說,江小滿要去後勤部,就必須經過林白露的辦公室。

以江小滿的性格,她是不願意多和林白露打交道的。

奈何有些事情就是這麼湊巧。

她前腳剛上樓,林白露也下樓。

兩個人就這麼剛好,在樓梯麵對麵的撞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