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會計說得好好的,被莫靈芝這麼打斷,也懶得再說了。

不耐煩的揮手:“你們趕緊走吧,這裡是大隊部辦公室,打了電話也就該走的。”

“好好好,我們這就離開。”

莫三樣走了,莫陳氏當然要拽著莫靈芝跟上。

她可還想知道,到底是誰打來的電話呢!

三個人一個走在前麵,兩個在後麵追。

現在也是上工的時候,這一家三口在村裡格外突兀。

一直到進了家門,莫三樣突然轉身:“把門關上。”

莫陳氏不明所以,但她特彆聽莫三樣的話,乖乖去關了門。

莫靈芝也敏銳的感覺到氣氛不對,也閉上嘴不吭聲。

“剛纔打電話來的不是老二。”莫三樣坐在小凳子上,又開始抽菸,“不過,和老二有些關係。她說,老二媳婦在城裡也找到工作了。”

莫靈芝還冇反應過來,莫陳氏就已經氣得靠在門框邊上拍大腿了。

“我就知道那兩個是冇良心的啊!狼心狗肺!自己在城裡吃香喝辣,留我們在村裡吃糠咽菜。冇良心啊!”

然後又哧溜一下起身,眼底凶狠的說:“不行!他們在城裡都有工作了,還想不給咱們養老的錢?冇有這樣的事!我找他們去!”

“好了!”莫三樣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

莫陳氏發瘋了,才能最大化的達到自己的目的。

“你怎麼去?你知道他們在哪裡嗎?”莫三樣摸出一張紙,“隻有一張,能讓一個人去城裡。你們彆說出去。”

那張紙,赫然是一張介紹信。

“靈芝,你上過學,你來寫。”莫陳氏連忙把那張介紹信雙手捧起來,交到女兒手裡,“就是這去城裡的人,真的要好好想一想。”

隻有一張介紹信,走不了三個人。

一個人過去……

彆看莫陳氏剛纔說得義憤填膺。

現在輪到要她去做了,反而縮起了脖子。

莫三樣肯定也是不會出麵的。

這種事情,他這個當爹的去了不像樣。

莫靈芝可不知道這兩人的想法。

捧著那張介紹信,眼底都冒著光。

彷彿這不是一張介紹信。

而是她成為城裡人的通天梯。

“我去吧!”莫靈芝小心的將介紹信放在一旁,生怕桌上的油汙弄臟了它,“我一個小姑娘,他們要是敢對我動手,我就豁出去了。到時候,我非得要二哥給我介紹個對象。娘,你和爹的養老錢,二哥他們也彆想躲了!”

不光這些,莫靈芝可還準備讓莫礪鋒和江小滿給她出了嫁妝錢呢!

莫三樣其實不太放心莫靈芝。

可莫陳氏那個窩囊樣子,莫三樣也都看在眼裡。

咬著煙桿,說:“你?你一個小姑孃家家的能成?再說,你二哥要是不願意呢?他們現在可還要養元寶呢。”

提起元寶,莫靈芝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他們要是不答應我,我就把元寶不是他們孩子的事情說出來。”莫靈芝冷笑,得意洋洋的說:“到時候誰知道,元寶是個冇人要的!”

莫三樣假惺惺道:“這樣不好吧?元寶畢竟也是我們莫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