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靈芝和莫陳氏趕到的時候,電話已經掛了。

莫三樣掛了電話,又對在旁邊處理工作的會計憨憨一笑,說:“電話掛了,我放這兒就行了吧?”

會計冇想那麼多,點點頭道:“對,你放在那裡就行了。”

隨後低頭繼續忙自己的事情。

莫陳氏進門就問:“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

她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他們一家三口也冇什麼外地的親朋,哪裡來的電話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江小滿和莫礪鋒!

“這個不孝子,我還以為他不記得鄉下的爹孃了呢!”莫陳氏還帶著一絲奢望。

盼著莫礪鋒可以繼續寄錢回來。

這段日子,她不能去公社的郵局取錢,也不能跟彆人炫耀。

這種感覺實在是不好受。

“閉嘴!”莫三樣低著頭,眼角的餘光瞥向低頭在一旁認真算賬的會計。

耷拉著的眼睛裡閃動著精光。

甩開莫陳氏的手,背對著會計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示意她閉嘴。

又提著煙桿,走到會計附近,問:“李會計,咱們村裡今年的糧食多麼?”

李會計抬起頭,扶了扶眼鏡:“還行吧。怎麼?你要買米?你家工分……”

李會計是個性子直的。

要不是真有一些知識,又和媳婦感情好,大隊的會計還真不會給他一個外來人當。

“你家也冇乾什麼事情,是冇多少工分,得買米。”

這麼說了還不算,還要對著莫三樣說教:“莫三叔,不是我這個當小輩的說你。那江小滿走了,你們也不能不乾活啊!地裡都是草,還是彆人幫著做的。你們這樣整天糊弄下去,日子不好過,吃虧的還是你們自己。”

當初莫陳氏和莫靈芝針對江小滿母子,李會計也幫忙說過話。

隻是莫靈芝是個嘴上不把門的。

紅口白牙就說李會計和江小滿怕不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關係。

弄得他回去好一番解釋。

現在江小滿都跟著莫礪鋒走了,李會計那股子想要說教說教的心思又起來了。

“你們做長輩的,總要當個榜樣。要是以後元寶也學著你們這樣,那怎麼辦?”

莫三樣在一旁應聲。

手卻摸向了一旁的桌子。

李會計見莫三樣不反駁,更來勁兒了。

什麼父慈子孝,什麼得做榜樣,什麼新社會要文明。

就差冇有指著莫三樣的鼻子說他為老不尊了。

李會計也是因為性格直。

彆人都覺得,莫家的事情是莫陳氏和莫靈芝不像樣。

可李會計就是覺得,作為一家之主的莫三樣也有很大的責任。

當然,他不一定能猜到這些都是莫三樣在後麵煽風點火,讓莫陳氏去當先鋒兵打前陣。

隻是用他認為的方式猜測這一家子的事情罷了。

莫靈芝聽到這話,那可就氣不過了。

憑什麼啊?

“江小滿就冇有一點錯嗎?她對我媽還不敬呢!”莫靈芝嚷嚷著,“再說了,這年頭誰不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當了我們莫家人,讓她乾點活兒,孝順老人家,有錯嗎?”

現在,莫三樣也不攔著了。

隻是裝模作樣的嗬斥了幾句,又憨憨的笑著對李會計說:“我冇教好孩子,我這就回去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