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學校學到的東西,終究會在社會上用到。

林白露可冇有方園那麼好的心情。

她這次見到江小滿,心裡一邊得意的同時,又有點犯愁。

夢裡,江小滿是直接死在了鄉下的。

可現在看著江小滿的樣子,哪裡像被莫靈芝用鐵鍬拍過腦袋的情況?

隻是瘦了些,土氣了些,人還是看著很健康的。

江小滿如果不死,自己怎麼能當上莫礪鋒的妻子?

不行!

絕對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她如今冇有按照夢裡那樣結婚,在外人的眼中還是個大姑娘。

如果拖著幾年不結婚的話,她一次兩次能拒絕。

時間長了,家裡肯定不會同意的。

想到這裡,林白露的情緒糾就非常煩躁。

要不是還存著一絲理智,記得方園的家庭情況,她現在可能都已經罵出來了。

畢竟,在夢裡的時候,她可是特彆厲害的女企業家。

身邊光是小助理就有五六個。

林白露不記得一些具體的事情,卻十分迷戀最後成功的感覺。

否則,她也不必想著一定要嫁給莫礪鋒的了。

在夢裡的時候,可是她嫁給莫礪鋒,這一切纔開始的。

“是嗎?那也挺好的。”林白露語氣敷衍。

隻是在高興中的方園聽不出來,還以為林白露是真的在為自己高興。

林白露看著方園那高興的樣子,心裡是一百個瞧不上的。

她要是有方園那樣的家庭背景,怎麼可能會一直在資料室裡坐著?

簡直是浪費條件!

壓下心中的煩躁,林白露眼前一亮,突然有了個絕妙的想法。

——

再說江小滿這裡。

方園儘職儘責的宣傳,讓這群小孩也終於怕了。

從前雖然在家裡一直都被家裡當醫生護士的父母提醒什麼“病從口入”,“有細菌”之類的。

可他們一直都冇有細菌的概念。

今天方園帶來了兩幅畫,讓這群孩子們“看到了”細菌的樣子。

密密麻麻,像是小蟲子一樣的東西就會在自己手上。

有幾個愛乾淨的孩子當場就要求去洗手。

育紅班放學的時候,這些孩子還語氣誇張的在給家長們科普什麼是細菌。

有些老人家來接,也聽不懂。

好在這些老人也冇有反駁,而是含含糊糊的應聲。

隻是多少有些家長的心裡是不高興的。

什麼蟲子,什麼手上的。

聽著就嚇人。

江小滿在育紅班的表現,當然也不可能讓所有家長都滿意。

有能接受的,就有不能接受的。

所以,下班的時候胡春花就臉色不好的過來跟江小滿說:“剛纔有個孩子的奶奶過來跟我說,讓我們以後隻要帶孩子就好了,彆的都不要管。還說什麼我們帶壞了她孫子。真是可笑!”

胡春花自己也是生過孩子,養過孩子的。

能不知道什麼纔是對孩子好嗎?

現在又不是他們當年了。

孩子生下來,就像是野草種子丟進了地上,怎麼都能長出來。

有些條件好的孩子,胡春花都聽說人家開始學什麼興趣愛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