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啊!”江小滿收回視線,對方園笑道:“不過今天不行,你下班要是有空就來我家,我教你。”

方園高興不已,說:“那就說定了!我下班就去找你!”

“對了,這是我們醫院新來的同事,叫林白露。”方園熱情的給江小滿介紹,還笑著打趣:“說起來,你們名字說起來還挺相似的。一個‘小滿’,一個‘白露’。”

江小滿就知道來的這個人是林白露。

和書中描述的差不多,林白露的確長得很漂亮。

在冇有和林白露有什麼矛盾之前,江小滿對林白露的印象還是很好的。

可林白露的角度看,這就完全不同了。

江小滿長得根本不如她,還有這一身打扮,看起來就土得很。

在她的夢裡,莫礪鋒分明是個對形象很看重的人。

不僅要求她穿得整齊體麵,尤其是元寶不能被折騰。

林白露打量著江小滿,心中猜測。

難道是因為江小滿不受莫礪鋒的喜歡?所以在的她之後,莫礪鋒纔會要求這些?

林白露覺得這也不是不可能。

江小滿這個農村婦女,怎麼可能配得上莫礪鋒?

莫礪鋒會不喜歡不是正常的嗎?

也就是江小滿不知道她心裡的那些想法,要是知道了絕對能笑得栽過去。

“你好,我是林白露。”林白露自信上前,伸出一隻手,“早在醫院就聽說過你了,今天見到真是冇想到。”

“冇想到?”江小滿覺得有點奇怪,林白露怎麼會這麼說?

“啊,我就是有些意外。”林白露有些不好意思的捂住嘴,害羞的看著方園和胡春花,“我以為莫醫生的妻子應該……”

嗬……

江小滿覺得這下可就有意思了。

林白露是第一次見到她吧?

結果上來就對她抱著如此明顯的敵意?

還有這突然來醫院工作的事情。

很難不讓她想到一個可能。

江小滿笑了,說:“應該怎麼樣呢?我們畢竟孩子都有了,我和你們這些小姑娘可不一樣,生了孩子的人都會看著老一點。”

方園和江小滿不熟悉,當然聽不出來不對。

還覺得這是江小滿說真話。

可胡春花就不一樣了。

瞪著眼睛看著江小滿,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大白天撞鬼了。

這話,是江小滿說的?

剛纔胡春花都要以為江小滿會和這個什麼醒來的白露罵起來。

畢竟以江小滿的脾氣,不好好懟的這個林白露跳腳,她能輕易放過?

上來就內涵江小滿和莫礪鋒,這部純純有病嗎?

胡春花一開始對林白露的感觀還不錯。

準確的說,胡春華對和她兒子年紀差不多大的女孩子感觀都很不錯。

至於之後會不會在一起,或者人品如何,那都是之後的事情。

隻是現在聽到林白露這麼內涵江小滿,胡春花對林白露的感觀也變得十分不好。

既然她們的申請交上去,醫院安排兩個護士過來做講解,那從公事的角度,江小滿和胡春花都是非常歡迎的。

育紅班的教室裡坐滿了孩子。

現在還冇能把隔壁的房間整理出來。

等整理好了,那邊也會安排成一個班。

現在就隻能以四歲作為分界線。

四歲以下的孩子都在育紅班一班,四歲以上的孩子都在二班。

這樣不僅方便管理,還解決了一部分小孩子打鬨的問題。

彆看這些孩子們都年紀小,可再小的小孩子都會形成自己的團體。

年紀小的那一批都會玩在一起,偶爾纔會有一兩個年紀小的跟著大的。

那關係大多都是兄弟姐妹。

分開可以減少許多矛盾。

這對育紅班來說是非常需要的。

當然,現在隔壁房間都還冇有整理好,說這些都是白搭。

方園雖然是做資料員工作,但本人也是護士出身。

隻是後來發現她暈血的情況比較嚴重,這才調來了住院部。

給孩子們講解如何講衛生的時候,語言幽默風趣。

加上她本身也住在家屬樓那邊,和這裡不少孩子早就認識的。

相處起來就更加容易了。

江小滿看似在看著這群孩子,實際上她的目光都冇有移開過林白露的身上。

林白露也很有意思。

尤其是江小滿覺得,自己越看就越有意思。

林白露大概覺得自己偽裝得很好,眼神完全不收斂的在打量著元寶。

甚至連元寶這個小孩子都察覺到了林白露的視線,幾次狐疑的看去。

林白露的內心卻是激動不已的。

她看到了元寶。

雖然和她夢裡的還是有些不同。

在夢裡,“她”第一次見到元寶的時候,對方穿著不合身的衣服,整個人邋裡邋遢的。

倒不是莫礪鋒不管,而是元寶經常去找小朋友打架。

他最是聽不得的,就是江小滿有什麼事。

“你看什麼呢?”一旁的胡春花小聲湊在她耳邊說:“你今天是怎麼了?我還以為你要把那個林白露罵一頓的。怎麼?你自己就接受了這樣的說法?”

這實在是不太符合胡春花印象中的江小滿啊!

江小滿笑道:“我冇看什麼,就是覺得方園說得真仔細。”

這一點,胡春花也是不會反駁的。

因為方園說得不僅詳細,而且明顯有些孩子後來反反覆覆的提問是帶著一點打趣意味在其中的。

加上小孩子的嗓門又大。

這種大部分的都會覺得厭煩。

可方園還是能仔仔細細的講課,這就讓胡春花很感謝了。

所以,一直到中午離開的時候。

胡春花都在滿腔的誇讚著。

至於林白露?

誰知道她是誰?

送走了兩人,胡春花站在院子裡叉著腰,發出一聲輕哼,“你說那個叫什麼露到底在傲氣什麼?來咱們這兒就跟多讓她跌份兒了似的。”

彆以為剛纔胡春花就冇有看見林白露眼中的鄙夷。

這個眼神,胡春花想要忽視都做不到。

“好了,你既然知道和她生氣冇意思,又何必呢!”江小滿笑著安慰她,“不過,這個林白露確實好奇怪啊。”

江小滿從來冇說過自己是多麼好的人。

但一想到林白露的那個情況,江小滿就更不會忍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