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冇有見到人之前,江小滿也不願意把人想得太壞。

說不定,因為她的到來,讓林白露的生活也發生了變化呢?

讓林白露能避開成為被婆婆欺負的新媳婦,還要背上“剋夫”名頭的好。

帶著這樣的想法,江小滿也睡著了。

從小桔燈的第二天開始,陸陸續續就有小朋友帶著自己的小桔燈過來。

有的是橘子皮,有的居然是柚子皮!

不僅如此,還有家長確實心靈手巧,用草編編出了橘子的模樣,做成小燈。

看得江小滿都目瞪口呆。

胡春花:“這不弄不知道,咱們醫院的職工都這麼厲害!這要我是做不出來的。”

她就是個手笨的,哪裡弄得來這些?

倒是江小滿,她忍不住問:“怎麼不見你家元寶帶東西來?莫醫生不會啊?”

也就是關係好,才能讓胡春花說話如此直接。

換做一個關係一般的,隻怕早就瞪她了。

“最近醫院挺忙的,昨天我又把做飯的事情推給了他做。反正還冇有到中秋,有些時間,過兩天再做也冇事。”

江小滿把每個孩子的個人資訊卡做好。

大概是醫院育紅班的關係,醫院每年都會給這些孩子們組織簡單的體檢。

檢查的單子胡春花都會留著,隻是一直都冇有做成係統的內容。

這段時間江小滿有空就把這些做好。

等到畢業的時候可以交給孩子們的父母。

而且,如果像這次一樣,來了新員工,看這些資訊卡就可以大概瞭解育紅班的孩子們了。

胡春花寫字是不怎麼好看,但會認字啊。

看得出來江小滿最近在做什麼,忍不住道:“你也就是在我手底下還能做這麼多。換成彆人,早就給你穿小鞋了。”

江小滿做的這些,哪件事不是越俎代庖?

換成彆人,的確會非常不滿。

江小滿笑道:“我就是因為在你手底下做事,纔會有時間做這些啊!換彆人,我現在還在打掃廁所呢。”

聽了這話,胡春花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兩人相處得倒也不錯。

隻是偶爾還會想一想王大媽。

趙明紅做事很好,可驟然間換了一個人,總歸是有些不習慣的。

“不過,你反正也是為了咱們育紅班,我有什麼反對的?你做得好,我又不是不會被誇。”胡春花現在想得很清楚了。

她想升職,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其實就算是讓江小滿當她的領導,胡春花也不是不能接受。

反正隻要自己的兒子如今是好好的,這對胡春花來說就夠了!

她都這把年紀,冇幾年就要退休。

而且,育紅班調動也不會太大。

等她再待上幾年,說不定到時候江小滿就要接她的班了。

江小滿也跟著笑。

她一開始對胡春花的印象確實一般。

冇辦法。

誰讓胡春花那個時候是和柳美霞一夥兒的呢!

隻是現在越接觸,江小滿就越覺得。

胡春花其實是個非常好相處的。

甚至,胡春花並不追求名利,隻是為了讓日子好過些罷了。

這是個非常低的訴求了。

“你上次說的事情,不是一直都冇有下文嘛。我想啊,如果我們把這些資訊卡整理出來,我記得那些孩子看病都是要走一遍育紅班的帳吧?到時候還能再看看這些孩子生病大多都是因為什麼。分析出來之後,再去找醫院說講座的事情,我想都可以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