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好的季家還是要在秋後。

每個人都發了一個橘子之後,江小滿開始一步一步的教這些小朋友做小桔燈。

規則也提前說好了,碰到自己實在是解決不了的問題,就舉手示意,她們三個老師都會下場幫忙。

用來做小桔燈杆子的,是趙明紅路上掰的樹枝。

各種各樣的都有,直接讓這些孩子們自己上台選了。

做好一個小桔燈,就自己上台選。

胡春花負責用針線給這些孩子們把橘皮部分和木棍連接在一起。

小桔燈的蠟燭冇有點亮,而是準備讓這些孩子們帶回去和家裡人分享。

“這就是你們的中秋賞月花燈了!”

江小滿和胡春花以及趙明紅三人都忙的一身是汗,三個人的後背都汗濕了一大片。

不要以為帶孩子是一件多麼容易的事情。

一個孩子就足夠吵鬨了。

當幾十個孩子嘰嘰喳喳起來,那種殺傷力不是一般聲音可以比擬的。

這些孩子們手裡提著自己的小桔燈。

有的還在橘皮上做了一些小小的鏤空設計。

還有的翻出了自己的鉛筆,在橘皮上用力的劃出了自己的名字。

還有的東倒西歪不成樣子。

這些作品或好或壞,都透著孩子們纔有的童趣。

江小滿站在講台上,問大家,“你們都記住瞭如何製作小桔燈嗎?”

有的孩子說記住了,有的說冇有。

江小滿笑著說:“那你們把小桔燈帶回家,記住了的小朋友就教爸媽如何做。冇有記住的呢,就和爸爸媽媽一起重新學著這盞小桔燈,然後再做一個,怎麼樣?”

李珍珍眼睛發亮,顯然抓住了重點,“我可以教爸爸媽媽嗎?”

“當然,你會做,他們不會,你就是他們的老師呀!”

李珍珍更興奮了,原地跳了幾下,“好!我今天晚上就要教他們做!”

江小滿冇有限製時間。

這些孩子大多父母都是在市醫院工作,繞是到了中秋,也會有幾個孩子的家長在醫院值班。

所以這個親子作業是提前了好幾天佈置的。

一個星期的時間,總會有空的吧!

“好!彆著急!”江小滿控製全場。

因為她會想出各種有趣的遊戲,還會帶著他們做手工。

育紅班的孩子們幾乎都把江小滿當成了孩子王。

對她的話是非常順從的。

“這樣,每天我們都選一位小朋友到台上來講述自己是怎麼在家製作小桔燈的過程。全憑自願,大家到時候自己舉手,由你們來選,到底是誰來說,好不好?”

不管有冇有聽懂。

這些孩子們反正是無腦相信江小滿的。

甚至江小滿話都冇有說完,就有小朋友高興的舉起手來。

當然,江小滿不光會跟這些孩子們說,這幾天也會不厭其煩的把這個小桔燈的事情告訴家長們。

這也是江小滿到了八十年代才發現的情況。

父母與孩子之間,其實更多的像是一種上下級的關係。

有的孩子甚至對父母的感情還不如和育紅班的老師。

這其實是非常不好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