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說?”江小滿對莫三樣和莫陳氏夫妻的印象和瞭解,除了原主的記憶,就是原書中的描述。

原書中對莫三樣的描述一直都是老實巴交的形象。

可江小滿親眼見了之後意識到,莫三樣纔是莫家最狡猾的那個人。

“爹好麵子,娘貪財。如果她不發瘋,你要錢也會順利,但至多不過百來元。可現在鬨成了這樣,為了挽回麵子,爹一定會登門給你之前索要的那個數字,還會一路上都說個明白,好表示自己愧疚之心。”

江小滿聽完,瞭然的點點頭。

這的確是莫三樣會做出來的事情。

夫妻倆剛走到門口,就聽到元寶扯著嗓子喊孃的聲音。

江小滿哪裡還顧得上莫礪鋒?

甩開男人的手,就朝著哭得臉通紅的元寶跑去。

抱著元寶的是莫家一位嬸嬸。算來還跟莫礪鋒關係挺近,逢年過節都要上門拜年送節的親戚。

元寶一見到江小滿,扯著嗓子哭得滿臉都是眼淚,伸出兩條胳膊就要江小滿抱。

那位嬸嬸也很意外江小滿跟元寶的感情竟然這麼好。

新媳婦不知道,他們這些老一輩的還不清楚?

這孩子根本就不是江小滿親生的。

“趕緊抱著孩子回去,老太爺雖然暈了,大隊長還好好的呢!肯定會給你們一個公道的!”那位嬸嬸說完,也探著腦袋朝著院子裡看。

顯然,比起看江小滿這一家是怎麼相處的,還是院子裡的熱鬨更吸引人。

多新鮮啊!

前腳小姑子打破了嫂子的腦袋,後腳婆婆就要對著兒媳婦喊打喊殺。

而且可憐的還都是這個兒媳婦。

來勸架的老太爺都給嚇暈了。

這八百多年都見不到的新鮮事,吃屎她都要趕上熱乎的才行!

大概是到了江小滿懷裡,又哭累了。

元寶懨懨的靠在江小滿肩頭,睫毛上還掛著淚珠,一副累了的模樣。

隻是兩個小拳頭,一個捏著江小滿的頭髮,一個捏著江小滿的衣服,怎麼都不肯鬆手。

莫礪鋒提起裝著東西的袋子,也很驚訝元寶對江小滿的親昵,忍不住道:“他在我懷裡的時候,隻有拿著糖葫蘆才安分得下來。”

江小滿看了莫礪鋒一眼。

剛纔在院子裡,這男人擋在自己麵前的事情,也讓江小滿對莫礪鋒改觀不少。

“那也是我們元寶願意認可你了。不然,你換一個人試試。彆說抱,就是碰一下元寶都不可能。”

不管是原主記憶裡的元寶,還是她這幾天相處下來的元寶。

都是個非常警惕的小朋友。

放在二十一世紀,江小滿興許還會覺得這是家裡教育得好,自我保護意識強。

但是她清楚的知道元寶的成長軌跡,更清楚,元寶會有這樣的警惕性,完全是因為周圍冇有可以讓他覺得安全的環境。

隻有在江小滿的懷裡,纔會感覺到安心。

想到這裡,江小滿的心裡又是一陣酸澀。

殺千刀的莫陳氏和莫靈芝!

今天這樣一鬨,江小滿知道,莫陳氏肯定要安分一陣子了。

要是莫三樣真的如同莫礪鋒說的那樣,估計他們母子倆過兩天就能跟著莫礪鋒進城。

一想到可以帶著元寶離開這個糟心的地方,江小滿就覺得渾身都有用不完的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