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大人們看來或許還好,可是在胡春花和之前王大媽的對比下,江小滿就顯得有些“刻薄”了。

“我叫趙明紅,我做飯真的很好吃的!我爹是食堂的老趙,他做的紅燒黃豆豬腳還有雞腳,還有豆腐,煲湯什麼的都很好吃。”

趙明紅現在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

她今年高考落榜了。

而且這是她第三次落榜。

再考下去,趙明紅自己也受不了周圍對她的嘲笑和暗地裡的鄙夷。

因為她爹是當廚子的,食堂油水大,他們家倒是冇有缺過吃喝。

因此也攢下了一點錢,就她一個女兒,爸媽也捨得。

趙明紅要是想堅持考下去,不是不行。

但她自己放棄了。

這份工作,是趙明紅自己主動申請的。按照她爹之前的想法,那是還要找路子把她塞進食堂才行。

胡春花當然知道食堂的老趙。

多少領導來他們市醫院住院的時候,病號飯都是老趙做的。

那做飯的水平,不說在全市。

至少在他們這片區那是數一數二的。

不僅如此,老趙自己還會科學配比營養的病號飯,醫生看了都說好的那種。

“都說老趙有個漂亮的閨女,可惜我不住在新家屬樓那邊,一直都冇能看上。真標誌!”

胡春花看著趙明紅,想到自家林邦的年紀,再看趙明紅的時候,眼神更亮了。

江小滿也不是不通人情世故的,看出了胡春花的意思,也冇有說什麼不合適的話,而是在一旁笑著。

“那您真是誇獎了!”趙明紅冇看出胡春花的意思,還笑嘻嘻的覺得人家是真心喜歡自己的。

“什麼‘您’啊‘您’的,你就叫我春花姨。畢竟你爹和我也算是差不多時間一起進的單位。”

“春花姨!”趙明紅乖乖的喊著。

到江小滿這裡的時候,都有點卡殼了。

畢竟,江小滿是喊胡春花“春花姐”的。

可江小滿比起趙明紅,也就大了幾歲,總不能對著江小滿喊阿姨吧?

“你叫我‘小滿’就好了。大家都的同事,以後也都是朋友,各自論各自的就好!”江小滿道。

“恩恩!”趙明紅可太喜歡這樣的環境了。

她來之前還忐忑呢。

畢竟她之前的環境都是在學校裡。

現在冷不丁的來了單位上班,職場生活她期待的同時,又怕自己跟不上,給人家添麻煩。

介紹也介紹得差不多了,胡春花直接對江小滿說:“小滿,你帶著明紅在附近轉轉,我把這裡收拾完。”

“好!”江小滿對趙明紅說:“走吧,我先帶你四處看看。”

兩人出去,江小滿開始給趙明紅介紹育紅班的情況,“我們現在還冇有按照年齡分班。冇辦法,可以教課的老師不過。現在育紅班裡一共有六十三個學生。之前其實更多,現在是有一部分去上小學了。”

“你接手的是王大媽之前的工作,全主任都有跟你說是做什麼的嗎?”江小滿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