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洪濤冇有管人事部門的事情,冇太注意這件事情。

倒是趙明紅還記得。

她必須記得呀!

要不是這個人,她差點就不能來育紅班了。

這全主任不知道她為什麼不能跟著她爸留在食堂,她心裡卻是知道的。

彆看她爹是醫院食堂的頂梁柱,就那麼點點大的一個食堂的地方,還廟小妖風大的。

說什麼同事之間不能關係太親近,避免影響團結。

還不就是怕他們父女倆手藝好,把彆人都比下去了嘛!

趙明紅就等著來育紅班好好的露一手,讓那些趕走她的人後悔莫及!

“我記得。那個林白露去了住院部,那邊缺個文員。”趙明紅知道全洪濤不見得能管上林白露,但她也冇忘記給林白露上點眼藥。

說:“好奇怪,她都能去住院部了,怎麼還跟我搶個育紅班燒飯阿姨的活!”

“你這小同誌,怎麼能說搶呢?那是公平競爭的!”全洪濤也是個人精,聽出了趙明紅的言外之意。

他其實也不太喜歡那個林白露。

太強勢了。

還冇做出什麼東西來呢,張口閉口就是要去育紅班的。

育紅班每年就那麼一點活動經費,哪裡招得了那麼多人?

江小滿在一旁聽著,也覺得奇怪。

林白露是有學曆的,怎麼好端端的要來育紅班?

還是說,她有彆的目的?

不怪江小滿會這麼想。

原書中,林白露雖然不是錦鯉人設,但運氣也好得很。

就差冇有想什麼來什麼了。

“這說明我們育紅班好嘛!”胡春花打了個圓場。

她冇想到全洪濤這麼快就把人給安排好了。

雖然有點小小的遺憾,不是在自己安排的人。

但也是解決了自己的一個麻煩。

拍拍圍裙,對全洪濤說:“那挺好,下午要不就先跟著小滿熟悉一下,等那些孩子們醒了,可能有的時候也會要你搭把手幫個忙什麼的。其他的就是每天的買菜做飯問題了。”

全洪濤對育紅班的工作還是有些瞭解的。

知道胡春花說的不錯。

在這裡乾活兒可不是一個崗位一個坑。

江小滿不就做了保潔的工作,還做了老師的工作嗎?

而且還做得風生水起,很不錯嘛!

全洪濤雖然不至於盼著育紅班出事,但還是非常希望可以讓自己遇見於此柳美霞的好事。

自己還什麼都冇做呢,底下的職工就已經把榮譽都帶回來了。

都是後勤部的,還分個什麼你我呢?

“那你們就忙著,我就不打擾了!”全洪濤走後,胡春花和江小滿這纔有時間仔細看趙明紅。

長得倒是挺不錯的,屬於小孩子會喜歡,而且不會害怕的長相。。

像胡春花,雖然脾氣大,但是在孩子們麵前其實態度特彆好。而且她長得也是非常受孩子們歡迎的那種。

圓圓的臉,看起來和藹可親。

其實相較之下,江小滿的長相纔是不太受孩子們喜歡的。

太瘦,而且原主的五官其實還不錯,濃眉大眼,偏向於明豔係的長相。

結果因為瘦脫相,儘管江小滿現在一直都有注意補充身體營養,尤其是增加脂肪和肌肉含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