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礪鋒連連擺手,隨後又藉口還有彆的事情,起身離開了。

王百川走在後麵一點,看著莫礪鋒那輕鬆的樣子,以及最近聽說的一些有關莫礪鋒的妻子回來之後,他在醫院的狀態都變了之類的話。

對此,王百川是非常羨慕的。

或許他在這段婚姻裡也做錯了許多事情,不然怎麼會讓好好的一個家變成這樣呢!

江小滿讓胡春花送去給領導申請的計劃書還冇有回覆,柳美霞的訊息倒是再一次重新整理了。

王大媽因為情況不是很嚴重,甦醒得很快。

但是考慮到老人家的身體情況,所以醫院這邊建議是讓王大媽多養一段時間。

王百川都已經申請了調去縣醫院,他的醫術和經驗,要是去了再下級一點的衛生院纔是真的浪費。

再縣醫院,那邊缺可以做內科手術,經驗老到的醫生,也是十分歡迎王百川。

也因為如此,王百川便不好一再拖延,隻能拜托醫院的同事幫他多多照看王大媽了。

至於妻子柳美霞為什麼不出麵,他冇說,大家也十分理解的都冇有問。

在王百川離開的第三天。

柳美霞向醫院遞交了辭職的申請,說要跟著女兒去鵬城治病。

當然,這隻有醫院內部的幾個人知道是去治病。

對外是說,王文繡接了她去鵬城過好日子了。

“搬走了?”江小滿想到那個穿著西裝的女人,再想起這幾天柳美霞家裡時不時傳來的爭吵。

其實這樣,似乎也好。

柳美霞其實不需要丈夫,和王大媽之間的恩怨,她偏執的不願意和解。

對王大媽來說,如果這其中真有什麼隱情。

那的確是很冤枉的。

可是,那個孩子的死,到現在已經有些說不清楚了。

王大媽餵了藥,或許柳美霞也餵了。但後者是冇有任何證據的,隻是她之後恍恍惚惚才意識到的一點。

“對。”胡春花一個都冇有住在他們那邊家屬區的人都比江小滿的訊息靈通。

見她真是一臉茫然的樣子,連忙道:“你居然真的不知道?我的天,你每天在家都乾什麼呢?”

江小滿有點尷尬,笑著說:“我就是在家收拾了,做了飯,差不多就看看書之類的。”

想到江小滿做的那些計劃書,胡春花又能理解了。

人家要不是每天都在學習,哪裡來那麼多的東西可寫?

“就是這做飯的,得儘快了!王大媽肯定是不行,她現在這個狀態誰敢啊!我也擔心她的身體情況。”

胡春花覺得自己是再也不能這麼撐下去了。

可太累了!

“我下午就去找領導說說。這缺了人不趕緊給我們安排好,工作也冇有辦法進行下去!”

胡春花說著,把手裡最後一個碗洗乾淨,問:“你一個人成嗎?我現在就過去,要是到了下午,說不定那領導就跑了!”

柳美霞辭職後,原本說是暫代的那位副部長當然立刻就轉正了。

人家現在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忙得很。

不過好在,這火是正向的去燒。

這段時間像他們這些部門去找後勤部做申請,辦事效率都非常快。

雖說對方這麼做多少有些踩著柳美霞的意思。

可誰會拒絕一個辦事效率高的後勤部呢?

大概是胡春花說話的聲音不小,剛上任的後勤部部長全洪濤正好就在外麵聽到了。

全洪濤知道胡春花這個人嘴上是不把門的,但和這樣的人工作上打交道還是非常舒服的。

至少,比那些說什麼都要左猜右猜的好多了。

全洪濤的性格也確實不錯,不管是不是為了踩著柳美霞給自己造勢,至少他在對待工作上,還是很積極的。

“來來來!”全洪濤對著廚房門口招手,又轉過頭,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鏡,對胡春花和江小滿說:“彆說我冇有照顧你們。這是醫院食堂趙大廚的女兒,跟著趙大廚學的手藝。本來是準備安排在醫院食堂的,經過再三考慮,我也是努力爭取,把人爭取到了我們育紅班。”

全洪濤招手,走進來一個梳著麻花辮的女孩。

看起來二十出頭的樣子,眉眼還帶著一點憨厚,笑起來的時候更顯得憨直。

“我叫趙明紅,胡老師好,小江老師好!”

來之前,她爹就已經給她介紹過育紅班的人了。

說胡春花就是脾氣直,但是人還是好相處的。

江小滿是新來的,可是人家有本事,看著性格也算是挺不錯的。

按照她爹的意思,是希望可以和江小滿打好關係。

畢竟,江小滿的丈夫還是莫礪鋒嘛!

醫院如今看起來最有前途的年輕人。

全洪濤在一旁順便看看育紅班廚房的環境,說:“你們育紅班現在是好地方,還有個女同誌想來呢。我說這邊隻要做飯的,還要力氣大,怎麼看都是趙同誌適合。”

說著,全洪濤又起身,看著晏晏,“說起來,那個女同誌和你名字還挺像的。都是二十四節氣!”

江小滿在旁邊幫胡春花擦灶台,聽到這話,手一頓。

“二十四節氣?”

據她瞭解。

全書中和她名字相差無幾,是二十四節氣的,隻有一個人。

那就是女主——林白露!

可現在按照劇情,林白露應該是和另外一個人結婚了纔對。

“對!姓林,叫林白露。怎麼?你認識啊?”全洪濤還是有些八卦的。

畢竟,林白露看起來不太像是會和江小滿認識的樣子。

在麵試的時候,全洪濤對這個在林白露一開始是抱著期待的。

但最後思來想去,還是選擇了趙明紅。

江小滿擦灶台的手都差點停下來。

居然真的是女主。

所以,女主這是意外?還是彆的什麼?

按照原本的劇情,林白露是要和二婚的丈夫結婚之前重生。

以時間做推斷,林白露現在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纔對。

還是說……出現了彆的情況?

江小滿忍不住問:“那她冇在育紅班,去了哪裡?”

她好不容易接受了現在的生活,如果在這個時候冒出一個原女主,江小滿心裡是有些不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