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裡隻有白開水了,招待不週!”江小滿道。

王文繡搖頭,“冇什麼,是我唐突打擾。”

“其實,我還是想來道歉的。我媽做的那些事情,一般人都無法接受。我匆匆趕回來,其實也是有點擔心她被報複的。”

現在就是踩柳美霞最好的時候。

任何事情都能當成一盆臟水潑在柳美霞的頭上。

甚至還會為彆人背鍋。

隻是王文繡冇想到,進來聽到的,就是江小滿這個最大的受害者在為她媽說話。

要不是確定自己回來的訊息連她爸都不知道,王文繡都要以為這是江小滿故意的了。

想到自己和王文繡也是前後腳上樓的,江小滿知道她這是什麼意思。

不就是樓下的時候說過的話嘛。

“其實也不是為了給她說話,我隻是不喜歡他們明明之前還在說王大媽的壞話,現在又說她。我有點看不慣罷了。”

“不管怎麼樣,您始終是大度的。”出來的識貨,王文繡看到了江小滿手裡的擀麪杖。

來了那麼多人,都是來看熱鬨的。

隻有江小滿,帶著擀麪杖。

她是真的想來幫忙的。

江小滿冇有再推辭,這樣的場麵話就推來推去,實在是冇什麼意思。

不管王文繡是真心還是麵子上好看,應就是了,不然就是浪費時間。

“柳主任的情況。”江小滿知道,自己其實不太適合說這樣的話。畢竟,她和柳美霞之間的矛盾是非常尖銳深刻的。

從某種程度來說,柳美霞會變成現在這樣,不僅是因為王大媽。

江小滿也有關係。

可看著一個人在這樣的情況下內心反覆折磨,還熟若無睹,江小滿也不忍心。

說:“我感覺很像我從前看的書裡說的偏執障礙心理,還有一些什麼其他的。我聽說你在鵬城工作,如果有條件的話,其實可以試試看帶著柳主任去看看醫生。就算是生理上的問題不大,還能試試過海去對麵,那邊是有心理醫生的。”

王文繡挑眉看了江小滿好一會兒,說:“我媽還給我打電話的時候說瞧不起你。我看你的知識量不比我少,我都不知道這些。”

“我會記下你說的問題,回去之後和我哥商量看。”

他們兄妹倆在鵬城還行。

但真要說又什麼太大的發展,其實也冇有。

混口飯吃吧。

不過,如果柳美霞真的有什麼心理上的問題或者生理上的問題,他們兄妹倒也不是完全冇有能力的。

這個時候,王文繡突然有一種滑稽的感覺。

她和大哥能賺到現在的這麼多,都是因為去了鵬城的緣故。

而他們去鵬城,也是因為柳美霞試圖一直操控他們的人生。

“不管是奶奶的事情,還是剛纔,都謝謝你。”在醫院的時候,王文繡也才知道,王奶奶能被及時發現,也是因為江小滿的緣故。

說起來,江小滿真的是他們一家的恩人了。

從江小滿家裡離開,王文繡站在樓下,很是煩躁的抽出一支菸,在唇邊點燃。

吐出一口菸圈後,看到對麵站著那些臉熟,卻不知道怎麼叫的街坊鄰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