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倒也不必這麼快給柳美霞定性,她是有做得不對的地方。但也不至於在事情還冇有水落石出之前就這麼給她定罪吧。”

換做彆的時候,江小滿肯定是不會幫著柳美霞說話的。

隻是現在王大媽還在醫院裡不知道是什麼情況,這些人昨天還在說王大媽害死了親孫子,今天又開始指責柳美霞害死了婆婆。

江小滿聽著就覺得噁心。

“你……”有幾個大媽就不樂意了。

她們說她們的,礙著江小滿什麼事情了?

再說,她們一點不覺得自己有說錯什麼。

柳美霞難道不是惡媳婦嗎?

江小滿也知道跟她們是說不出什麼來的。

看了會兒,帶著元寶轉身離開。

其中一個大媽不樂意了,要不是身邊有人拽著,現在都要衝上去找江小滿說個清楚。

“嘖!什麼人啊!柳美霞不是還害過她?就顯得她是個好人,我們都是壞人似的。”

“彆說了!人家男人在醫院可風光了!”

“光男人風光嗎?她自己不也很出風頭?”

江小滿剛來的時候,其實家屬樓這邊不少人都是抱著看熱鬨的心態。

她們中有不少人也是從農村來的。

但是離她們過來,已經有十來年了。

自認是個城裡人,現在再來個農村媳婦,多多少少是想看江小滿一個農村媳婦在這家屬樓裡出醜的樣子。

結果,江小滿人家剛來,就因為柳美霞的設計,找到了工作不說,還做得風生水起。

上次育紅班的孩子傳染病的事情,多少職工去謝江小滿?

還讓江小滿證明瞭自己的高中學曆。

高中誒!

醫院裡還有些護士都隻是高中畢業,上了個培訓班,拿到了結業證就來醫院工作了。

當初那些看江小滿笑話的人,如今也成了羨慕江小滿的人。

江小滿倒是不知道這些,知道了也不會在意。

隻是這幾個大媽剛抱怨完,後麵就傳來一個女聲,語氣十分不好。

“人家家裡的事情,跟你們有什麼關係?”一個穿著女士西裝的披髮女人站在後麵,西裝有高高的肩墊,看起來有些誇張,但十分有氣場。

不僅如此,披著的頭髮還做成了嫵媚的大捲髮,肩頭挎著一個大紅色的小皮包,穿著高跟鞋,西裝長褲很是寬鬆。

整個人看起來就十分有氣場。

幾個大媽被這女人嚇了一跳,下意識想要還嘴,看清楚對方的打扮後,穿得倒像是電視裡的人。

心裡瞬間打鼓,一下也不敢還嘴了。

看到這幾個大媽認慫的樣子,女人冷笑一聲,戴上墨鏡朝著單元樓上走去。

“這人誰啊!”在背後碎碎念江小滿的那個大媽不解的問。

其中一個大媽突然拍巴掌,“這不是老王家的小女兒嗎?”

“老王家?哪個老王家?”

“嘖!柳美霞的小女兒啊!”

幾個大媽一驚,紛紛看去,都覺得不可思議。

柳美霞那個不當記者,跑去鵬城的小女兒?

這變化也太大了吧?

認出來的那個大媽看著單元樓,嘖嘖幾聲,說:“看樣子是在鵬城賺大錢了。我聽說,那邊遍地都是錢,賺錢就跟撿錢似的。”

倒是背地裡說江小滿和柳美霞的那個大媽,翻了個白眼,小聲的說:“還不知道是在那邊乾什麼呢!那邊風氣可亂了。”

又擔心再被彆人聽到,捧著自家的菜籃子就走了。

樓上,江小滿帶著元寶在門口噴了酒精,又用出門的時候在門口準備好的水盆和毛巾洗手。

這是手足口病那段時間養成的習慣。

當然,這是元寶和莫礪鋒認為的。

其實主要是江小滿穿書之前,也是如此。

要不是這個年代的口罩是厚厚的無紡布,戴著也會被人當做有重大傳染病防著,江小滿說不定也下意識的都要準備一些了。

因為是前後腳上樓的關係,王家小女兒王文繡上樓的時候自然在樓道裡見到了江小滿。

“你好,你就是江小姐吧!”王文繡回來之前有給這邊的熟人打電話,也知道江小滿這個人。

知道,自己那個眼高手低的表姐覬覦人家的丈夫,自己那個親媽還真要幫著表姐拆散人家好好的夫妻。

也知道自己奶奶和這個江小滿關係不錯,是育紅班的同事。

看到俊秀可愛的元寶,倒是很快和那個莫醫生對上號了。

“我是柳美霞的女兒,我為我母親做的事情向你道歉,給你帶來了困擾,真是非常不好意思!”

尤其是聽到江小滿剛纔還在樓下為柳美霞辯解,那個態度是不是演戲,王文繡自認是看得出來的。

這麼一想,心裡那是愈發羞愧了。

江小滿看著眼前的摩登女郎。

雖說這個年代的西裝肩墊有些誇張,但不得不說,如果能穿出氣場來,也是非常好看的。

王文繡的妝容也非常有這個年代的香江特色,加上她長得也好看。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香江的女明星!

“奧,我聽王大媽說起過你。對了,我今天去看王大媽的時候,發現她在家暈倒了。你要不要現在去醫院看看?”

江小滿那天是陪著王大媽去打電話的,王大媽最後聯絡的也是王文繡。

從王文繡口中得知她在鵬城之後,王大媽才真的相信。

而且聽得出來,王文繡和王大媽祖孫倆的感情很好。

她看王文繡的樣子,應該是不知道這件事,倒是冇說原不原諒柳美霞。

果然。

在聽江小滿說了王奶奶的情況後,王文繡當時就驚了,臉色大變,“我奶奶在市醫院?”

“對,你爸現在應該也知道了。”

王文繡連忙點頭,道謝都來不及說,轉身就踩著高跟鞋又跑下樓了。

她來的時候隻聽到了江小滿為柳美霞說話,冇有細究是什麼事情。

也就不知道王大媽被送去醫院的事情。

江小滿看著王文繡穿著高跟鞋都飛快跑著的樣子,忍不住歎了口氣。

就要帶著元寶進家裡,拉上門的時候,彷彿聽見樓上傳來幾聲巨響。

元寶本來在喝水,嚇得一哆嗦,嗆了一口,連連咳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