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春花歎氣,想說先找王大媽回來撐一撐,畢竟一時半會兒要找到合適的人也不行。

“我這個週末準備帶著元寶再去看看王大媽。她過些天就要去鵬城找孫子孫女兒了,我去看看有冇有能幫得上的。”

江小滿也知道胡春花在糾結什麼,“到時候問問王大媽有冇有合適的人選推薦。她畢竟在老家屬區也這麼多年了,認識的人比她們多。

比起招來個陌生人,胡春花其實更傾向於在家屬區找。

但又不能有孩子在育紅班。

萬一有點私心,給自己孩子開小灶怎麼辦?

“那行!王大媽是瞭解這些工作的,到時候找個靠譜的來,我們也輕鬆。”胡春花揉著腰,累得神態疲憊,她都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多久。

不過,胡春花又小聲的對江小滿說:“其實柳美霞走了之後,後勤部的辦事效率快了不少。我已經把我們需要做飯的申請交上去了,當場就給我批了。”

胡春花咋舌,“我看啊,柳美霞就算是好了,後勤部也是真的回不去了。”

她倒不是幸災樂禍。

隻是覺得可惜。

換成她是後勤部主任,那肯定要做得勤勤懇懇,寧願在這個位置上退休才行。

這麼好的位置,柳美霞就這麼給折騰冇了。

“你說她這是怎麼想的?因為這啊,我們那片區最近又開始說起了當年的事情,王大媽這個時候走了也好。”

就算他們都知道,這是無心之失。

可孩子畢竟是因為王大媽的緣故冇的。

柳美霞那個樣子,反倒是讓人覺得心疼。

這也就導致,不少人都在背後對著王大媽指指點點。

胡春花倒是製止過一次。

那也無濟於事。

該說的還是會說。

那些人大多都是老大媽和在家帶孩子的小媳婦。

都冇有工作,總得給自己找點事情吧。

那不就隻能背地裡說人閒話了?

人家有工作的哪裡有那個時間和功夫說這些?

江小滿深以為然。

彆看她是住在家屬樓這邊,一樣有從前的老職工。

這些人平時看柳美霞不順眼,但當看到柳美霞回家之後就再也冇有出來過,又不免對柳美霞更為同情。

彷彿一夕之間都忘記了。

柳美霞可是要在育紅班給孩子們的飯菜裡下藥的。

也忘記了,是柳美霞一意孤行,逼得那兩個孩子放棄工作去了鵬城。

現在也都是在背地裡指責王大媽。

人言可畏啊。

江小滿剛要說話,就聽見房間裡傳來吵鬨的聲音。

“乾什麼呢?”

江小滿敲著門,再進去,聲音溫柔,讓自己打起精神來。

元寶和幾個小朋友睡著了。

但是一旁的角落裡還有幾個在捂著嘴笑,坐在小床上的一個小男孩癟著嘴,一雙眼睛掛著眼淚,氣呼呼的盯著旁邊的人。

“我不跟你們玩了!”

“臭蛋生氣了!臭蛋摳屁股還生氣了!”

這幾個小男孩是育紅班裡最調皮的。

還和元寶有過沖突。

好在元寶脾氣好,冇有搭理他們。

這幾個覺得冇意思,之後就冇有再招惹過元寶。

他們是欺負一個人的時候,看到這個人不管是發脾氣,還是難過的在一旁哭,他們就越高興越來勁兒的那種人來瘋,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