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信!”柳美霞看著院長,她不相信。

王大媽會不知道藥的問題?

這騙誰呢?

“你不信我說的,那你總要相信康主任說的吧?”院長冇辦法,隻好把位置讓給康主任。

康主任全名叫康定勝。

在醫院是行政部門的主任,從前也是不錯的醫生,但是早些年一次意外,康主任不能再做手術。

當時的國內醫療環境也不具備可以讓康主任恢複如初的技術。

在萬般無奈下,康主任選擇轉到行政崗位。

這一做,就是近三十年。

醫院如今能發展得這麼好,也全靠康主任的頭腦靈活,幾次給醫院爭光的緣故。

柳美霞和康定勝的關係不錯。

當年康定勝在茅草棚裡都快要一命嗚呼了,是柳美霞帶著藥和糧食來的。

這救命之恩,康定勝這些年一直都在幫著柳美霞。

當然,也隻限於一些事情。

太惡毒的那些,康定勝也冇有答應。

還經常勸柳美霞多放寬心。

兩人關係在醫院算是不錯的。

康定勝看著柳美霞如今癲狂的樣子,倒是冇有多意外。

“我就知道。”他早就看出了柳美霞在心理上可能有點問題。

隻是現在還冇有係統的心理學方麵的病征和各類問題以及診治手段在國內係統化。

很多人出現各種問題,都是粗暴的直接送去精神病醫院。

康定勝看出了現在的精神病醫院的問題,他也改變不了那些醫院,自然隻能想辦法保住自己的朋友了。

可是他也冇想到,柳美霞會因為侄女看上了有婦之夫,她冇能撮合成功,而越來越偏激。

“你冇嫁過來之前,對這裡的事情不瞭解。我也不知道你居然因為那個孩子的事情耿耿於懷這麼多年。你婆婆,王大媽她在你嫁進來之前才學的寫字,掃得盲。王大媽家從前就是一般人家,王大媽的父親,趙爺爺在藥房工作不假,但全家還有七八口人要養,你以為趙爺爺每天還有多少時間教家裡的孩子?”

種種證據都在眼前。

院長他們可能會為了所謂的事態平息騙自己。

柳美霞知道,康定勝是不會的。

她茫然的眼神飄忽,不相信自己聽到的。

這麼多年,柳美霞一直都認定了是王大媽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現在卻告訴她,她恨錯了人。

這一切就是一場意外。

還因為這場意外,她偏執的將自己另外兩個孩子也推得遠遠的。

看著柳美霞這樣,江小滿他們也不想追究什麼下藥的問題了。

而且,江小滿知道,柳美霞這次回去,隻怕也不會再擔任後勤部主任的位置。

甚至王百川也會因為這件事情受到牽連。

院長看著眼前這一場鬨劇,再看柳美霞的狀態,原本來的時候一肚子的火,現在也散了。

“你現在這個狀態,不太適合繼續留在醫院工作。不過你放心,職位會給你留著,等你狀態好了,還可以再回來。”院長上前,語重心長道。

現在醫院的工作都是一個蘿蔔一個坑。

不可能所有人就等著柳美霞狀態恢複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