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小滿看著形如癲狂的柳美霞,心裡又有了另外一種猜測。

或許,王大媽並不是因為一次摔跤去世。

而是在摔跤之後,得知了兩個孩子的情況,急火攻心的情況下……

江小滿深吸一口氣,隻覺得柳美霞真是害人不淺。

她從前一直當柳美霞是個小說反派角色,對於柳美霞的一些舉動,其實有著她不自覺的高高在上。

可當她徹底融入了這個世界之後。

再看柳美霞的那些事情,江小滿不理解的搖搖頭,說:“我是不理解。你以為了孩子好的名義,折斷他們的翅膀,不讓他們離開你的視線,將他們的人生拿捏在你的手裡。你憑什麼?就憑你是他們的母親嗎?”

柳美霞冷哼一聲,意思已經很明確了。

她就是覺得自己是兩個孩子的母親,所以纔會有這些舉動。

而且,柳美霞也不能理解,為什麼自己的孩子竟然也要反抗自己。

她對他們還不夠好嗎?

“柳美霞,你冇有這個資格。每個人生下來,都是獨立的個體。哪怕是個孩子,也有他自己選擇的權利。嬰兒可以選擇在你想要餵奶的時候拒絕喝奶。幼童可以選擇在你一定要他去學什麼東西的時候,拒絕學習。你的孩子也可以拒絕你所謂的好。”

她真的難以想象。

王家的兩個孩子是怎麼在如此高壓的家庭環境裡長大的。

讀書也就罷了。

經濟冇有獨立,要談彆的獨立,這在他們這個國家和社會環境下,確實是天方夜譚,空口白話。

但是,那兩個孩子都已經參加工作了。

他們甚至參加工作一年有餘。

從王大媽有些時候提到過的事情來看,王家那兄妹其實已經差不多可以經濟獨立。

申請的住所是單位的宿舍。

吃自己的,住自己的,花自己的。

還能攢下錢來給王大媽買點雞蛋糕,湊錢一起買小皮鞋之類的。

他們卻還要被柳美霞操控人生?

“在你的眼裡,他們到底是你的孩子,還是你手裡的木雕玩偶,必須按照你的設想去發展?”

江小滿的質問,也讓胡春花幾人都陷入了沉思。

其實這是許多國內父母的通病。

加上幾千年來的孝道傳承。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

冇有多少家長會在意孩子的想法和選擇。

他們會以自己的人生經驗和閱曆為孩子做選擇。

甚至不管這其中是否有科學道理。

什麼女孩邏輯思維差,數學不好,得學文科。

什麼男孩必須承擔起一個家庭所有的事情,一家之主就是要這麼來。

還有很多很多。

他們的經驗之談,對孩子來說或許真的如同大海中的燈塔。

可燈塔是燈塔,不是指揮站,更不是隱形的船長。

船隻要往哪裡行駛,決定權掌握在孩子的手裡。

“柳美霞,你肯定不會覺得自己有什麼錯。但你想過冇有,為什麼你的孩子會選擇放棄鐵飯碗也要逃離你身邊?你就冇有想過,為什麼到了現在,留在你身邊的除了一個柳思甜,冇有其他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