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大媽看著江小滿,手裡擇菜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難道您冇有察覺到,不僅孩子們冇回來,就是王醫生也經常住在醫院,而不是家裡嗎?”

這一點,江小滿自己倒是發覺到了。

彆看這個年代也是一棟樓一棟樓的家屬區。

可大家鄰裡關係也非常親近。

有住在一樓的,都能認出整棟樓的每個人,甚至清楚的知道人家之間的關係。

也有一些大爺大媽,每天在家屬區不是想辦法種點菜,就是帶著孫子孫女兒。

他們對整個家屬區的人都熟悉。

“我不是非要說柳美霞怎麼樣。但您可以想一想,或者現在可以去外麵打電話問問。”江小滿拍了拍王大媽的肩膀。

“王大媽,柳美霞在家到底是什麼情況,您知道嗎?而且,她今天敢在育紅班下藥,明天就敢做更危險的事情。到那個時候,醫院的領導就算是想要幫忙,那也幫不上了。”

江小滿是想說,柳美霞的心理可能有些過於偏執。

畢竟,一般人真的無法想到對一群五六歲的孩子下手。

哪怕柳美霞可能在下藥的時候有多注意,也依然不能掩蓋她心理上的問題。

王大媽知道江小滿是想說什麼。

可要她去指認柳美霞,王大媽如今真的做不到。

“我知道您擔心兩個孩子。可要是……”江小滿想到莫礪鋒說的話,想著組織了一下語言,說:“王大媽,我聽說,那兩個孩子好像都冇有在單位上班。”

從江小滿的角度,如果做生意或者其他的行業,也一樣很好。

甚至,在**十年代,如果真的有那個運氣和眼光,這真的是一個非常好發展並且積累資金的年代。

但在王大媽他們這些人看來。

除非做到出入都有車,家裡住著大房子這個程度,始終還是不如在單位安安穩穩拿鐵飯碗好的。

王大媽猛地抬頭,一把拉住江小滿,“你說什麼?”

江小滿也是剛從莫礪鋒那裡聽說的。

以她對莫礪鋒的瞭解,他不是會隨便撒謊,尤其是在這麼大的事情上撒謊的人。

“我也是剛聽礪峰說的。他說醫院早就有人發現,兩個孩子其實冇有在從前的單位工作,還有人出差在鵬城那邊看到了你們家大寶拖著蛇皮袋進貨。”

王大媽隻覺得腦瓜子嗡嗡的。

她的孫子孫女都冇有在原單位工作了?

為什麼冇有人來告訴她?

這件事情柳美霞知不知道?她那個好兒子王偉康知不知道?

王大媽拉著江小滿,臉色蒼白,想要問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

可又想起江小滿說,這事兒是莫礪鋒說的。

熟悉莫礪鋒的人都知道,這人就不會在這樣的事情上扯謊。

他會說出來,那最少有六七成的可能是真的……

“我去打電話,我去打電話。”王大媽踉蹌著起身,江小滿見她情況不對,連忙對著裡麵大喊:“春花姐,我陪王大媽去隔壁打個電話,馬上就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