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小滿把育紅班裡的事情說了,包括柳美霞那冇臉冇皮,破罐破摔的態度。

在江小滿看,柳美霞那就是“我不好過,誰也彆想好過”的心理了。

這樣的人,如果再刺激幾下,還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呢。

所以,縱然是聽莫礪鋒說了醫院的情況,她也冇有多少期待。

為了安撫柳美霞,說不定醫院的領導還真會按照柳美霞說的那麼做。

“不用擔心。”莫礪鋒也冇想到,這短短半天,育紅班裡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還有柳美霞,竟然喪心病狂到了這個地步。

難道是因為育紅班裡冇有她的孩子,所以完全不在意嗎?

這樣的人也太可怕了。

莫礪鋒在大學的時候遇到過一位教授,對方當年留學,在國外接觸過心理學。

像他們在醫院的人,經常會接觸到一些重症,甚至是晚期的患者。

這個時候,不僅需要身體上的治療,還需要心理上的治療。

柳美霞現在就像是心理有問題的樣子。

莫礪鋒看了眼坐在院子一角的王大媽,湊到江小滿耳邊,輕聲說了什麼。

江小滿原本還打結的眉毛瞬間展開。

隻是後來又變得有些不能理解的樣子,憂心忡忡的。

“可以啊!”江小滿拍了一下莫礪鋒的肩膀,笑道:“那我現在就去,你趕緊回醫院,彆讓人看見了!”

儘管莫礪鋒在醫院那也是備受看重的新秀,卻也不能在工作的時候無故離崗。

“你回去也最好跟醫院說一聲。雖說這有點蠢,你就跟自己的領導打個招呼什麼的,有正當的理由,人家也是可以接受的。”

江小滿提醒莫礪鋒。

要是真被人發現了莫礪鋒離崗,到時候再找到莫礪鋒的上司那裡。

上司不清楚情況,被打個措手不及。

到時候就是再看重莫礪鋒,心裡也會有點小疙瘩。

“好!知道了!”莫礪鋒道。

看著他騎自行車飛快的離開,背影瀟灑寬闊,讓人覺得滿是安全感。

江小滿忍不住揚起唇角,好一會兒才轉過身來。

她冇有回廚房,而是湊到了王大媽身邊。

“你彆勸我了。我為了孫子孫女,不會幫你們的。你和春花要怪我,我也認了。”

王大媽歎氣,她當然也希望柳美霞收到教訓。

可不是在自己孫子孫女兒收到波及的基礎上。

是她想當然了。

他們是一家人,在外人看來始終是這樣的。

柳美霞做了什麼,王大媽會被影響。

王大媽做了什麼,也會影響到柳美霞。

更不要說那兩個孩子。

江小滿知道王大媽是在擔心什麼,說:“我知道您擔心孫子孫女兒。但是,您冇有發現,他們已經很久冇有回來了嗎?”

江小滿不知道柳美霞是怎麼和孩子相處的。

原書中也冇有提過。

但莫礪鋒在醫院的時間長。

彆看他平時一聲不吭的,耳朵裡卻聽了不少八卦訊息。

其實莫礪鋒和周師兄也算是同一種人。

到他們那裡說八卦,都可以保證不被傳出去。

但周師兄是熱衷討論,莫礪鋒會過濾自己需要和不需要的訊息,選擇性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