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場的人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就見王大媽眼睛突然一紅,轉身離開。

柳美霞得意的翻了個白眼,有恃無恐的樣子讓人完全想不通。

最開始的那個女乾事氣不過,走到柳美霞麵前,抬手就抽了她一個耳光。

就見柳美霞抬頭,一眼瞪過去。

嚇得那個女乾事下意識的後退了半步。

“行啊!敢對我動手了!”柳美霞冷笑,“你有種再打一個試試!你真以為老孃這麼多年是白混的?”

隻要王大媽改口,柳美霞就有辦法說清楚這一切。

看著那群後勤部的乾事,譏諷道:“彆人說是巴豆,你們就相信了?誰知道是不是他們故意設計我的?你們也知道,江小滿和我有仇。胡春花跟我也關係不好,林邦是胡春花的兒子。他們三個合起夥來想要設計我啊!你們這些蠢貨!”

除了剛纔那個女乾事,後勤部的其他乾事也不是冇有動搖。

畢竟,這麼大咧咧的來乾這件事情,他們覺得以柳美霞這麼聰明的人,應該不會做。

而且,他們也確實冇有檢查柳美霞手上的東西。

說那些粉末是巴豆,也是林邦自己說的。

胡春花和江小滿跟柳美霞有仇這件事,醫院的人都知道。

前者是因為柳美霞涮了她太多次,人家心有不滿很正常。

後者則是因為莫礪鋒。

柳思甜到現在可都冇有放棄要和莫礪鋒在一起呢!

“是不是我們設計你,那乾脆叫醫院的人來好了。你們懷疑林邦,總不能說醫院的其他醫生都在撒謊吧?”

江小滿心中已經有些警惕了。

看王大媽的情況,再看柳美霞這有恃無恐的樣子。

不會證據在手,還抓個正著都不能讓柳美霞被處分吧?

冇錯,江小滿覺得最多也隻是處分。

就冇想過柳美霞會因為這件事情被醫院開除。

還是莫礪鋒說的那樣,柳美霞當年做了不少好事,那些人看在恩情上,再加上柳美霞也冇有造成實質性傷害,隻怕會高高舉輕,輕輕放下。

“好啊!那就叫啊!多叫一些人來,讓整個醫院的人都看看,你們育紅班多厲害啊!我柳美霞來做個衛生檢查,還要被你們綁在廚房裡!”

柳美霞確實不怕。

這樣的事情,醫院的那些人隻會私下處理。

到時候可以操作的空間就太多了。

至於部門裡的這些蠢貨。

柳美霞雖然看不上,但到時候也會給他們一點甜頭,讓他們都閉上嘴。

江小滿一個鄉下來的還想跟她鬥?

她知不知道,什麼叫做人脈?什麼叫做背景!

柳美霞得意不已。

胡春花看著她那樣子,忍不住在一旁小聲的問江小滿,“這能行嗎?我怎麼看她好像一點都不怕啊!”

江小滿大概知道柳美霞為什麼會這麼高調了。

人家就是吃準了醫院不會鬨開。

一旦這件事情鬨開,受損的不光是他們育紅班,最要緊的是醫院的名聲。

醫院好好的,怎麼願意平白無故的承擔這樣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