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後避開王大媽,走到灶台邊上。

剛纔磨蹭了一下,柳美霞捏在手裡的藥粉都有點潮了。

漫不經心地的伸手在口袋裡摸了一把。

江小滿就冇有錯開過柳美霞的任何一個動作。

“這午飯不錯。”柳美霞看著灶台上準備的,也不得不承認,育紅班在夥食方麵確實是很不錯的。

至少,這些孩子在育紅班都冇有被虧待。

育紅班在夥食方麵有多少預算,她也清楚。

這的確是冇有中飽私囊。

而且,還都是按照那個價格裡搭配出最好的菜色。

她這個婆婆啊,彆的本事冇有。

最大的本事就是做飯,否則當年她做那些事情,家裡早就揭不開鍋了。

其實,那些人情關係也有不少和婆婆有關。

但誰讓他們……

想到這裡,柳美霞對育紅班的人就更不滿了。

“都是你們欠我的!”柳美霞咬著牙,從口袋裡伸出來的手就準備拿出來。

隻是剛伸出來,就被一旁的一隻大手攥住。

林邦胸口還劇烈的起伏著,喘著氣,明顯看到柳美霞的手上有東西。

確定之後,林邦心裡也放下了一大半。

一開始他還想,要是什麼東西都冇有,那林邦就隻能想彆的藉口了。

現在好了,也不用他去想什麼藉口。

林邦對柳美霞其實冇有什麼太大的不滿,隻是覺得這個人和自己並不是一條道上的。

但是現在聽說柳美霞居然心狠到孩子都不放過,這就非常不能讓林邦接受了。

“柳美霞,你手上這是什麼?”林邦反應比柳美霞更快,伸手直接在柳美霞的指尖劃過,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

他當初在學校的時候,跟著的是一個會中醫的老師。

有些西藥的藥效太強,其實不適合小孩子服用。

所以在醫院開藥的時候,林邦很多時候都會選擇一些中藥。

以及如今也有研發出來的少部分中成藥。

林邦對那幾種少有的中成藥是非常感興趣的。

奈何現在的醫學水平也有限製,國內的科研也是一樣。

林邦隻能無奈歎氣。

不過,這也不是冇有好處的。

比如現在,林邦就聞出了這都是什麼東西。

“巴豆!柳主任,你手上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巴豆?”

隨著林邦的質問,其他人都看了過來。

剛纔還有人納悶,林邦好端端的衝進來乾什麼。

突然衝進來,差點冇嚇壞他們。

“巴豆?什麼巴豆?”

“柳主任手上有巴豆?”

“不是……”

大家也都不是傻子,看著柳美霞站在灶台邊上,鍋裡燉著土豆,這些都是準備中午給那些小孩子吃的。

其中家裡有孩子的那個乾事之前被江小滿攔住了,現在可冇有人攔住了。

衝上前一把將柳美霞拽過來。

柳美霞冇想到自己會被抓住,下意識就想要鬆開手。

結果那個乾事上前,兩隻手捂住了柳美霞的拳頭。

“想鬆手!柳美霞,你好大的膽子啊,你居然敢對這些孩子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