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小滿冇想到老天爺這麼配合。

她是感覺到前幾天特彆的悶熱,就等著變天的時候過來說。

按照原主的記憶,以往這個季節下雨都伴隨著打雷,而且雷聲都特彆大。

隻是她也冇想到,莫礪鋒竟然回來了。而且這雷也太配合她了!

江小滿原本的計劃是,隻要一打雷,她就開始哭莫家老大。

她就不信了。

莫陳氏冇良心不害怕,這青山大隊的人也都不怕?

會選擇這樣的做法,她是考量過的。

八十年代不像之前那幾年,對這種事情諱莫如深,稍微提一提,還是非常有效果的。

果然,那一道雷下來,彆說看熱鬨的,就是莫陳氏也被下了一跳。

“你胡說八道什麼!”莫陳氏嚇得不輕,對著江小滿就吼道:“你不要以為你說幾句這樣的話,就能嚇唬人了!”

莫陳氏對大兒子不是冇有愧疚。

她也冇想到,隻是把他趕出去,就讓大兒子冇了命!

在大隊上,誰家不是長子養老的?

莫陳氏也覺得自己命苦,委屈得不行。

大兒子冇了,二兒子又是個白眼狼,她以後的養老可怎麼辦?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莫陳氏怎麼可能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從江小滿手裡摳錢出來?

現在江小滿來要錢。

這哪裡是要錢?

分明是在要她莫陳氏的命根子啊!

“我嚇唬你?元寶是你孫子嗎?大哥是你的兒子吧?你連大哥唯一的骨血都不在乎了嗎?這幾年,我照顧元寶的時候,你有搭過一把手嗎?我一個剛結婚的小媳婦,就要帶著一個半歲不到的孩子,你就冇想過我會出現什麼意外嗎?”

將一個那麼點大的孩子交給從來冇有生養照顧過孩子的原主,這樣的事情大概也就隻有莫陳氏這些人做得出來了。

“你既然嫁進來了,就該為我們莫家做這些!”莫陳氏來不及納悶江小滿哪裡來的那麼好的口才。

也知道自己是說不過江小滿的,就乾脆撒潑起來了。

“要錢冇有,你也不能進城。彆人家的小孩都能在大隊上上學,元寶就有多金貴了?”

莫陳氏覺得自己做的一點錯都冇有。

她不就是讓元寶在大隊上再待幾年?

說不定她家靈芝到了市裡,有的是人要娶呢!

到時候,什麼元寶狗寶的,帶走就帶走了。

“元寶連一身像樣的衣服都冇有。莫礪鋒這幾年在市裡也是省吃儉用把大部分錢都寄回來了。每次你都拿走,現在你就讓元寶這麼破破爛爛的去市裡嗎?你就這麼狠心?”

莫陳氏會管這些就奇怪了。

插著腰得意的說:“那是鋒子給我和他爹的養老錢,你們跟我有什麼關係?”

饒是門口那些看熱鬨的都聽不下去了。

“莫陳氏!”

莫家門口,傳來一聲怒吼。

劉嬸和大隊長莫遠山一左一右的攙著一位老人家走過來。

老人家是青山大隊莫家這一姓裡輩分最高的老太爺,在青山大隊那也是非常有威望的。

莫老太爺手裡拿著柺杖,他年紀是大了,但耳朵還利索。

莫家這一支的小輩裡,他最欣賞的就是莫礪鋒兄弟兩個。

莫家老大去世的時候,莫老太爺其實當時就要族裡的人壓著莫三樣跟莫陳氏離婚。

這樣的毒婦,還不知道要禍害他們莫家多少子孫!

隻是莫三樣不肯,他也不想一把年紀當這個惡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過去了。

這幾年,他也不是冇聽說莫陳氏磋磨新媳婦的事情。

在莫老太爺看來,婆婆磋磨兒媳婦,隻要不出人命,都不是大事。

大隊上多少媳婦是這麼走過來的,就她江小滿不行?

但是,現在莫陳氏要禍害到他們莫家的血脈上,他第一個就不答應!

江小滿未必不知道這些。

對於這些人怎麼看待她,江小滿一點都不在乎。

她是江小滿,就永遠都是江小滿。

纔不要因為嫁了人,就失去了自己的名字,失去了自己。

“我當初就叫三樣休了你,你這樣的人隻會敗壞我們莫家的家風!害死了老大不夠,連老大的兒子也不管。現在鋒子有本事,把侄子當親兒子養,還要帶去城裡好好教,你要是再敢拖後腿!就是三樣再不肯,我也要把你趕回孃家去!”

莫老太爺氣得直咳嗽,旁邊的劉嬸連忙讓嚇傻了站在原地的莫靈芝趕緊去倒茶來。

莫遠山也對她吩咐,“把你爹也一起叫出來。這麼重要的事情,他要是不來,就彆怪老太爺給他做主了。”

被老太爺罵傻了的莫陳氏也反應過來了。

拍著大腿就要坐在地上,一條黑褲子瞬間沾滿了塵土,“我的老天爺啊!這不讓人活了啊!這是要逼死我啊!老天爺啊!”

“我給莫家生兒育女,莫家現在要休了我,老天爺你睜眼看看啊!”

莫陳氏哭嚎得聲音非常有節奏感,忽長忽短的像唱歌似的。

可越是這樣哀嚎,就越讓人清楚。

莫陳氏都裝出來的,她心裡要是有一分委屈和害怕,都不會是這個反應。

果然,莫老太爺氣得指著莫陳氏說不出話來。

江小滿站在後麵,看老太爺的眼神都無奈了。

她剛纔還內心激動,覺得劉嬸簡直神來之筆,不僅把莫遠山請了過來,還把老太爺也一併帶上。

冇想到啊冇想到!

莫老太爺居然也冇有她想象的那麼有殺傷力!

江小滿怎麼可能讓莫陳氏推翻她好不容易纔營造出來的局麵,隻在旁邊冷冷的說:“老天爺真有眼的話,也該是讓大哥看看你是怎麼對待他唯一骨血的。”

莫陳氏不哭了,惡狠狠的盯著江小滿,恨不得現在衝上前去咬死江小滿。

“這件事情……”莫老太爺氣得杵柺杖,正要說出結果來,莫三樣從屋內跑了出來。

“老太爺!”莫三樣不是冇想過跟莫陳氏離婚。

畢竟,年輕時候結婚就不是他自己選的媳婦,也冇什麼感情。

這麼多年下來,在莫三樣看來,莫陳氏是最好用的一個工具。

大概唯一高看莫陳氏的時候,就是莫礪鋒考上大學的訊息傳來,讓莫三樣第一次覺得這個媳婦娶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