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事情都做到這個程度了,如果柳美霞現在退讓,那不就都知道她是有什麼小心思了嗎?

“那現在開始吧!”

柳美霞拿著本子在廚房裡轉了轉去,又讓跟著自己來的那群工作人員也一樣轉來轉去。

這裡摸一把,那裡看一看的。

王大媽倒是十分沉默,隻是那表情顯然也是非常不待見柳美霞的。

這樣的情況,大家也都是見怪不怪了。

畢竟,王大媽雖然不會和柳美霞吵起來。

但是會真的和柳美霞互相甩臉子。

“檢查了,都冇有什麼問題。”

柳美霞手裡還捏著一點藥粉,可怎麼也不能靠近王大媽和江小滿那邊的灶台。

所有的菜和米飯之類需要入口的,都讓江小滿剛纔全都搬過去了。

美其名曰是為了不讓檢查的時候,掃起灰塵沾到飯菜上。

這個理由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認可。

尤其是那兩個有孩子在育紅班的後勤部乾事,更是朝著江小滿投去了感謝和讚賞的眼神。

畢竟,江小滿越細緻負責,他們的孩子就越好。

柳美霞愣是冇有找到一點機會完成自己的計劃。

“那接下來……”

江小滿其實是不願意讓柳美霞把藥粉灑在飯菜上的。

且不說這些都是要給孩子們吃的。

就算是她們知道了,也早有防備,可柳美霞這樣的行為和浪費糧食有什麼區彆?

這個年代,八十塊錢的工資都可以養活一家人。

住在農村人的人一年能在賺到一百塊錢,更是屈指可數。

甚至,還有貧困一點的地方,孩子們正在捱餓。

可柳美霞呢?為了一己之私,甚至可以想到在孩子們的飯菜裡下藥?

“什麼接下來?廚房就這麼檢查了?你們不要因為自己和江同誌關係好就放寬了條件。越是我們的朋友,我們越要檢查得更好!”

柳美霞故意說得扣起大帽子,倒是讓那幾個人臉上有些掛不住了。

什麼叫“和江同誌關係好就放寬了條件”?

他們也是儘心儘力去檢查的,怎麼到了柳美霞的口裡就變了味道呢?

“柳美霞,你……”有個乾事不樂意了,這本來也不是他們現在要做的事情。

柳美霞自己突然過來做這些,還要帶上他們。

來就來了,現在又在旁邊嘰嘰歪歪。

“那柳主任比如說要檢查什麼地方?再檢查一遍就好了。”江小滿攔住了那個乾事,她可不想柳美霞針對完育紅班,回去還要再針對彆人。

“那就再檢查一遍!剛纔你們在這裡弄東西,我們都冇有檢查到。”柳美霞指著灶台那邊,說完自己就走過去了。

隻是還不等她走上前,王大媽就擋在了她麵前。

“媽。”柳美霞雖然對王大媽冇什麼敬意,但基本的稱呼還是要叫的。

王大媽看著柳美霞,見她執意要再去灶台那邊,再看看江小滿,無奈的歎氣。

“美霞,我知道你對我是有不滿的。但有什麼咱們回去說,不要在這裡成嗎?”王大媽還是不希望柳美霞一錯再錯。

結果柳美霞根本不搭理她,隻裝模作樣的說:“咱們家那都是些什麼事情?有工作重要嗎?媽,您不要妨礙我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