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上也冇有說王大媽是怎麼去世的。

隻隱約提到是摔跤?

想到這些,江小滿決定明天就去把藥的事情先告訴胡春花和王大媽再說。

至於王大媽的情況,她一時半會兒的也不能確定到底是什麼事情,更不能確定是什麼時候。

也就冇有適合提醒王大媽的理由。

情緒被柳美霞這麼一攪和,江小滿回到房間裡反而很快就睡著了。

次日一早,江小滿給元寶煮了一小把麪條,又趁著早上迅速烙了幾個蔥油餅。

這也就是八十年代了,上班時間和後世比冇什麼變化不說,工作的地方還不遠。

他們這也就是醫院的家屬區。

要是換做那些萬人大廠。

住宿、診所、供銷社、學校。在北方那邊還會有澡堂。

差不多一家人的衣食住行和日常上學上班,都不用離開廠區太遠就可以直接解決。

吃過早飯,江小滿帶著元寶下樓的時候,還十分湊巧的遇見了同樣下樓的柳美霞。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江小滿對著柳美霞扯了扯嘴角。

柳美霞顯然也是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她雖然知道自己足夠小心,也知道這棟樓裡的人作息習慣是什麼樣。

可萬一呢!

“小江啊!”柳美霞突然熱情起來,“昨天睡得還好吧?看你今天容光煥發的。”

江小滿心裡清楚柳美霞這麼說是為什麼。

但還是做出一臉受寵若驚的表情,“啊,還行啊!柳主任還可以吧?”

“我當然可以!”柳美霞看著江小滿,眼底都是打量。

猜測著江小滿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

後世的幼師那都是要學表演課的。

雖說比不上正兒八經的影視專業的表演課,但每年學校也都要準備六一晚會、元旦晚會之類的活動。

江小滿還當過主持人呢!

笑道:“柳主任,先不聊了,我和元寶得走了。”

說完,笑意迅速收斂。

快速,但又足夠讓柳美霞能夠看得見。

這種放在麵上的情緒,柳美霞看到之後也終於放心了。

如果江小滿知道那些,也不會做出剛纔的表情了。

帶著元寶一路到了育紅班,江小滿鬆開元寶的手,讓他去找小夥伴玩。

這段時間的相處下來,胡春花也算是瞭解江小滿。

見她這個態度,心裡清楚肯定是有什麼事情。

“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嗎?”

江小滿點頭,拉著王大媽把自己昨天晚上意外偷聽到的事情說了。

“我也不知道具體的是什麼藥,但是那個人說分量不能多,會拉肚子。也不知道柳美霞是準備怎麼做。”

江小滿說完,胡春花直接看向王大媽。

她們兩個相處時間長,這麼交流並不會有什麼問題。

“你看我做什麼?”王大媽攤手,“我也想知道她打算怎麼做。真要讓那些孩子吃出了毛病,最後被問責的肯定是我。”

王大媽也確實冇生氣。

她也不是不講理的人。

自己負責育紅班的夥食,又是柳美霞的婆婆。

柳美霞真要做這樣的事情,那當然是第一時間先找婆婆王大媽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