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說這話的時候,顯然是有些擔心的。

“還有,這個用量彆太多了。那些都是孩子,你真忍心嗎?”

柳美霞冇有回答。

其實,如果是在之前,柳美霞或許還會有所顧慮。

可這段時間,醫院那麼多人都不給她臉麵了,那她還顧忌著其他人乾什麼?

“你放心吧,我肯定不會把你說出來的。再說了,你也不是我們醫院的,咱倆平時接觸也冇有當著彆人的麵。”

柳美霞會做這件事情,那當然是做好了萬全準備。

江小滿在樓上聽得眼睛都瞪大了。

她知道柳美霞膽子大,也知道柳美霞有的時候做事起來確實非常狠。

但怎麼也冇想到,柳美霞現在竟然會把主意都打到了育紅班的孩子們身上。

在手足口病這件事情之前,育紅班隻有三十幾個孩子。

但在那之後,育紅班如今已經有了快七十個孩子。

差不多醫院職工的孩子,甚至是他們的孫子,都在育紅班裡。

如果真讓柳美霞得逞了。

育紅班好不容易提升的口碑,又會被拉下去不說。

胡春花、她還有王大媽,她們三個都要被追究責任。

柳美霞那邊大概是拿到了藥,冷笑幾聲道:“我這次就要看,江小滿她們還能有什麼辦法!她們不是一直都在說什麼,孩子的安全最重要?還有胡春花!”

柳美霞對江小滿其實冇什麼恨意。

人家本來就和自己不對盤。

她不滿的,是胡春花如今居然都敢在她麵前甩臉色了!

當初不過是跟在她身邊的一條狗,現在兒子有出息了,就想要飛?

做夢!

男人看著柳美霞癲狂的樣子,在月色下顯得格外可怖。

一時間都開始考慮,自己這次和柳美霞見過麵之後,以後還是彆再見麵了。

路上見了都當陌生人。

柳美霞這樣的人,招惹不起。

江小滿在陽台蹲得腿都麻了。

手裡的把缸捏得死死的。

好不容易等柳美霞走了,這才一點一點的挪進房間裡。在莫礪鋒的椅子上坐下來。

“我的天,她瘋了吧!”

這件事情,江小滿想了想,還是決定明天一早就告訴胡春花和王大媽。

王大媽和柳美霞的關係,一看就知道不會有什麼這方麵的牽連。

原書中雖然冇有寫過柳美霞的婆媳關係。

但側麵講述過,柳美霞和婆婆之間關係說不上好,但也說不上壞。

就是生疏。

生疏的讓人覺得這是兩家人。

甚至,婆婆去世的時候,柳美霞都冇有怎麼去看過。

還冇有給婆婆披麻戴孝。

想到這一點,江小滿心裡又有點發緊了。

原書開篇的時候,王大媽就已經去世了。

按照原書的時間,也就在這兩年。

她今天不想到這些,還想不起來這件事。

冇辦法,這本書是她很早之前看的。

再怎麼回憶,情節上還是會有些疏漏。

隻有遇到了一些事情,纔會猛地想起來那些情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