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也差不多。”周師兄點點頭,“我倆這算好的。外麵的那些護士更累。”

周師兄還是很清楚的。

他們冇有遇到重大手術,平時的時候其實冇有多累。

但是外麵那些護士,卻是要每天累得很。

碰到理解他們的病人,那還好。

碰到難纏的,有些小姑娘站在病床邊被氣哭了的都有。

況且,生病了的人,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控製住講道理的。

江小滿深以為然。

“你們慢點吃,看你冇事我就先回去了。畢竟元寶還一個人在家,我怕他會害怕。”

這還是他們離開青山大隊之後,第一次讓元寶一個人在家。

可實際上,江小滿這次反而放心。

從前在青山大隊的時候,江小滿如果是要自己出門,還會先把元寶放到彆人家裡。

否則,她一個不留神,莫陳氏和莫靈芝都會上門欺負小孩。

莫礪鋒似是想到了什麼,從抽屜裡拿了什麼東西,說:“我跟你一起去,有些事情要跟你說。”

江小滿點點頭。

兩人往外走,莫礪鋒長話短說,“莫家人想要來市裡,被村裡人壓下去了。大隊長今天給我打電話,說爛得了一次,爛不了第二次。要是人家真要去公社告狀的話,大隊長也應付不了這個情況。”

提起青山大隊的莫家三口,江小滿的眉眼就沉了沉。

原主是死在莫靈芝手上的。

可惜不能給原主從明麵上討回個公道。

還有莫陳氏和莫三樣這兩個人為虎作倀的。

莫礪鋒看著江小滿這個樣子,又是心疼又是愧疚。

“我這裡也不知道需要忙多久。你先回去,如果你發現他們來了,千萬不要和他們硬碰硬,交給我處理。好嗎?”

莫礪鋒知道,這是自己家的事情。

怎麼可能把這件事交給江小滿去麵對?

江小滿看著莫礪鋒,突然道:“你處理的話,結果如果我不滿意怎麼辦?”

如果莫礪鋒隻是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那江小滿怎麼辦?

“到你滿意為止。”莫礪鋒認真道:“他們傷害的不是我,而是你。對他們來說,我就是個錢袋子,是怎麼都不能有事的。”

莫礪鋒對自己的這個認知,也讓他有一種無奈的感覺。

也幸虧他還有點用處,不然那三個人真的犯渾起來,還冇有什麼辦法可以一招製敵的。

畢竟,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

那三個人要是真的跟你鬨騰起來,什麼招數都用得出來的。

“我知道了。”江小滿也不是得理不饒人的。莫礪鋒都說得這麼清楚了,她要是還一個勁的追問,那纔是不信任。

“你自己在醫院也照顧好身體,彆到時候他們來了,你反而病了。”

莫礪鋒聽到這話,忍不住笑起來,點頭道:“放心,我肯定會照顧好自己的。你路上小心點,走路燈下麵,趕緊回去。記得把家裡的門反鎖,我今天晚上不會回去的。”

江小滿聽著連連點頭,一副聽他話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