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小滿找到莫礪鋒的時候,他剛從會議室裡出來。

那幾個傷患的情況比較特殊,要先做搶救,生命體征恢複了一些之後,才能做後麵的手術。

每個人的情況還各不相同,到時候莫礪鋒可能都要作為主刀醫生上場。當然,這隻是初步的計劃,如果時間安排上調整得當,莫礪鋒和周師兄還是會作為助手的身份進行。

他們現在畢竟還年輕了點,周師兄倒是有過主刀的經驗,但那隻是小手術。

這次的情況不一樣。

“你怎麼來了?”莫礪鋒看到江小滿,連忙走上前。

“知道你這邊要加班,給你準備了一點吃的。都是春花姐提醒的,冇有準備什麼湯湯水水的,飯糰裡麵有肉,還有鹹菜,你湊合吃點。”

江小滿提起幾個飯糰給他看。

每個都有江小滿拳頭大小,擺明瞭不光是給他一個人帶的。

走在後麵的周師兄還是第一次看到江小滿,看到莫礪鋒接過的飯糰,笑道:“哎喲喂,還是羨慕你小子。現在都有人送飯了。”

莫礪鋒知道江小滿做這麼多本身就有給周師兄帶一份的意思,十分大方的挑了兩個塞給周師兄。

“趕緊吃吧,吃完還要忙。”

又看向江小滿,“你來了,元寶一個人在家?”

江小滿跟著進去,還是第一次進莫礪鋒的辦公室。

一眼就看出了哪張桌子是莫礪鋒的。

“弟妹厲害啊,要不是知道你第一次來,我還以為你已經來過了呢!”周師兄跟在後麵,手裡的飯糰已經拆開了。

一口下去,先是江小滿挑了幾家才確定買下的鹹菜和蘿蔔乾。

這種小菜開胃又爽口,確實很適合塞進飯糰裡吃。

再咬一口,就能咬到下麪肥嫩油潤的紅燒肉。

周師兄眼睛都亮了,不停的往嘴裡塞飯糰,哪裡還有說話的時間?

莫礪鋒是很相信江小滿手藝的。

做大菜,可能不太行。

但是這種飯糰之類的東西,江小滿那是隨便捏捏都好吃。

“你們還是醫生,不知道細嚼慢嚥嗎?”

江小滿看著這兩人狼吞虎嚥的樣子,忍不住提醒,“你們慢點吃!還有好幾個呢!”

周師兄三兩口吃完剩下的飯糰,擺擺手道:“我們知道,但是真的好好吃。礪峰,你這可真是讓人羨慕啊!”

自從上次手足口病的事情,醫院上下其實都已經知道,莫醫生的妻子江小滿,人家根本不是傳說中土裡土氣,打字都不是一個的醜陋婦女。

而是一個漂亮,有文化,而且非常有責任心的現代化女性。

之前還在背後算莫礪鋒隻能找個目不識丁的妻子的那些人。

都紛紛被打了嘴巴。

現在醫院誰也不會在背後對莫礪鋒和江小滿夫妻倆指指點點了。

有孩子在育紅班的,甚至會說一說有關元寶的話題。

於是,在最新的醫院八卦中。

莫礪鋒和江小滿那就是天生的一對,兩個人生下來的孩子元寶,那也是個聰明的小孩。

江小滿倒是不知道,醫院原來還有這麼多八卦。

她還以為醫院應該是每天忙得說話的力氣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