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小滿這邊是冇什麼事情,但莫礪鋒這裡卻忙得腳不沾地。

“這是怎麼回事?”周師兄和莫礪鋒都被臨時調來幫忙。

周圍亂糟糟的,哭聲、哀嚎聲、腳步聲、呼聲全都混雜在一起。

周師兄利落的幫著一位老太太做了傷口清理。

站起來就看到旁邊護士和醫生推著病床飛快的往手術室的方向跑。

莫礪鋒負責的是一個孩子,旁邊抱著孩子的母親一條腿上也是鮮血淋漓,隻是現在隻顧得上懷裡的孩子。

“有家餐館煤氣爆炸。那邊還是鬨市街,我就帶著孩子去買個菜,被飛出來的玻璃劃傷的。還好我離得遠,不然還不知道會怎麼樣。”

女人擦著眼淚,看孩子哭得嗓子都啞了,心裡就跟刀割似的。

莫礪鋒動作很輕,給孩子擦了藥之後,又從口袋裡摸出了一個小玻璃瓶。

“吃糖嗎?”

裡麵裝著的是江小滿給元寶做得糖果。

用融化的麥芽糖,攪到發白,然後在裡麵放上一小顆花生。

還有的是冇有攪動的,隻是在裡麵放了幾顆梅子碎。

莫礪鋒帶的就是放了梅子碎的糖果。

吃起來酸酸甜甜的。

有糖吃,加上傷口被包了起來,小朋友倒是停止了哭聲,隻是在旁邊抽抽搭搭的直吸氣。

莫礪鋒又看向那個母親,“你這個傷口有點深,需要做縫合,會癒合得更快一點。而且現在夏天,建議你做縫合。”

說話的時候,還不忘先做傷口清理。

一旁的周師兄見莫礪鋒動作熟練的哄孩子,忍不住道:“嘖,你這老婆孩子來了之後是不一樣了。這換做你從前,身上怎麼可能會有這些東西?”

莫礪鋒笑而不語,在得到那位母親說選擇縫針之後,繼續手上的操作。

“也不知道事情是怎麼發生的。我看燒傷科那邊都快忙出殘影了,希望趕緊好吧。”周師兄歎了口氣。

一旁的那個母親抱著孩子說:“哎呀,那家店很早就被大家說過了。就是不聽,現在還不知道要怎麼辦。我來的路上聽說,店老闆都給炸死了。”

大概是為了轉移注意力,那個母親一直都在和旁邊的周師兄說話。

至於為什麼不和莫礪鋒說話,大概是覺得莫礪鋒在給自己縫針吧。

周師兄倒是能做到一心二用,不過更多的還是幾句敷衍,注意力還是大多都在病人身上。

“莫醫生!”外麵傳來喊聲,“莫醫生,周醫生你們在不在?”

“莫醫生!周醫生!”

莫礪鋒和周師兄對視一眼,兩人都加快了手上的動作,又快又穩。

而且,能夠被安排到這邊科室來的,都是輕傷患者。

多是需要傷口處理和縫針的。

那家煤氣爆炸的店鋪因為是在鬨市街,儘管今天是工作日,也依然有很多人要去後麵的菜市場。

這也就導致,光是送來的各種傷者就有上百名。

市醫院的急診醫生和護士都被調過來也還不夠用。

畢竟,按照一般情況。

市醫院的急診部門是有兩名醫生和12名護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