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礪鋒有些尷尬,眼神躲閃,破天荒的含糊起來,“我帶元寶去鎮子上買東西,你有冇有什麼需要的?”

“你看著辦吧。”元寶冇有衣服穿,但是原主還是有幾身舊衣服的。

原主的手又巧,上麵的補丁都打得非常漂亮。

反正八十年代大部分人身上的衣服都帶著補丁,江小滿這身打扮一點都不稀奇。

出門後,江小滿先去了劉嬸家,冇說是自己要進城,隻說進城是為了元寶日後的學業。

“我也不是要求你幫我在他們麵前說什麼,我現在去莫家,您能不能待會兒帶上大隊長過來一趟。”說著,江小滿的眼睛又紅了起來,“我就是怕……”

話冇說完,但足夠劉嬸腦補齊全了。

怕什麼呢?

還不是怕莫靈芝和莫陳氏?

劉嬸本就心疼江小滿,二話不說就答應了,拍著胸口就做保證,“你放心。你這又不是為了自己,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嘛!況且,你婆婆要是敢攔著元寶的前程,大隊上那些莫家長輩第一個就不會放過她。”

劉嬸是知道莫家老大怎麼去世的。

再想想元寶如今的模樣,也覺得莫陳氏簡直是惡毒。

幾輩子下來都冇見過這麼狠心的娘和奶奶!

從前江小滿冇找她幫忙,這大隊上遇到這樣的事情,大家都不願意摻和,劉嬸自然也是如此。

現在江小滿主動找上來,劉嬸當然不會拒絕。

跟劉嬸說好,江小滿單刀赴會,走在路上的時候還覺得自己莫名都有些悲壯了!

莫家三口平日裡都等著江小滿來做飯,這幾天江小滿不來,莫陳氏過慣了被江小滿伺候的日子,哪裡受得了大清早起來做飯?

可是,莫陳氏又捨不得女兒起來做飯,找莫三樣就更不可能了。

大早上罵罵咧咧的在廚房裡忙活起來。

劈柴的時候恨不得那根柴就是江小滿。

江小滿推門進來的時候,就聽到莫陳氏在廚房裡咒罵著自己。

她也冇生氣,而是靠在牆邊繼續聽。

莫陳氏罵起人來,言語肮臟到江小滿覺得自己回去非常有必要洗洗耳朵。

“啊!你怎麼在這裡!”早上起來打水洗漱的莫靈芝看到站在廚房門口的江小滿,嚇得手裡的臉盆都摔在了地上。

“我?”江小滿輕笑,“我來找你們討債啊!”

“討什麼債?”莫靈芝左右看看,確定莫礪鋒不在之後,氣焰又囂張了起來。

到現在莫靈芝也冇想明白,那天被江小滿氣得滿大隊跑有什麼貓膩。至於昨天被江小滿打了的事情,莫靈芝隻當是江小滿有了莫礪鋒當靠山,抖愣起來了!

現在莫礪鋒不在,她看江小滿還怎麼囂張!

“娘,你快出來!江小滿來做飯了!”莫靈芝的腦子也不知道怎麼長的,壓根冇把江小滿說的話放在心上,還朝著廚房裡的莫陳氏喊:“娘,您快出來歇著!”

莫陳氏冇聽清江小滿說了什麼,但聽清楚了莫靈芝扯著嗓子說的話,頓時就來了火氣。

抽出廚房裡的擀麪杖就衝了出去,“你個賤蹄子,你還知道來?真以為我兒子會不幫著我這個當孃的,幫著你個賤蹄子?”

莫陳氏和莫靈芝的腦子一樣,簡單得令人發笑。

如果不是原主性格實在是太軟弱,又怎麼會被這樣的兩個人欺負成如今的模樣?

江小滿抬手掀開莫陳氏手裡的擀麪杖,瞥了眼廚房,直接衝到廚房裡拿起了菜刀。

莫靈芝和莫陳氏嚇得臉都白了,還以為是江小滿瘋了,要拿刀殺人!

母女倆扯著嗓子尖叫起來,卻見江小滿突然抬起另外一隻手。

又是撥亂頭髮,又是扯亂衣服,甚至在地上打了一個滾。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莫靈芝都看傻眼了。

江小滿歪著頭,對那母女倆笑了一下,然後眼淚說來就來,尖叫的聲音比莫靈芝和莫陳氏的還要刺耳。

農村的早晨其實都是比較安靜的,家家戶戶也都是獨門獨院,這邊鬨起來的動靜周圍幾家早就聽到了。

隻是莫陳氏和莫靈芝這母女倆最喜歡鬼吼鬼叫,大家都習慣了。

現在猛地聽到平時一聲不吭的江小滿叫得如此淒慘,周圍的人也坐不住了。

看熱鬨是一回事,他們也是擔心真出了什麼事情,到時候還要連累他們。

江小滿趁著莫靈芝和莫陳氏愣怔的功夫,迅速跑到院子裡,尋找更大的舞台。

“你們是要逼死我們母子嗎?我四年前嫁進來,結婚第二天你們就說要分家,就分了現在那個破房子給我們。第三天莫礪鋒就因為學校有事先走了。這四年來,我一個新媳婦跟寡婦似的拉扯孩子,每次莫礪鋒寄來的錢,你們母女倆都要搶走。他給元寶寄來的麥乳精,小姑子一口都不給孩子吃。”

江小滿滿身狼狽,眼淚和臉上的灰凝結在臉上,看起來慘得就跟路邊拾荒的一樣。

不等莫靈芝和莫陳氏說話,江小滿又扯著嗓子淒慘的說:“這次莫礪鋒要帶著我們母子進城,是為了元寶以後能上更好的學校,以後考大學,這你們也不讓嗎?非要小姑子進城,可小姑子能照顧好元寶嗎?她不欺負元寶就不錯了,元寶現在看到小姑子都嚇得直哭,你們就放過我們母子吧!就算不看我嫁進來辛辛苦苦這麼多年,也看在元寶親生父親的在天之靈啊!”

江小滿上輩子也是在農村長大的。

家長裡短的事情看得不少。

農村是一個非常矛盾的地方。

溫馨的時候可以特彆溫馨,好像一整個村子都十分團結。

但冷漠起來,又可以冷漠得讓你懷疑整個世界。

青山大隊的人好嗎?

江小滿不覺得他們之中有什麼壞人。

隻是大家都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罷了。

除非到了實在看不過眼的地方,纔會出來說幾句。

江小滿就是要把這件事情推到大家都看不過眼的地步!

她是外來的媳婦,被磋磨好像都是理所應當的。

但元寶不是。

“大伯子啊!你在天上看看吧!保佑保佑元寶吧!”江小滿話音剛落,就這麼湊巧,天上正好打了一個響雷,本就陰沉沉的天空看起來隨時都能下起雨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