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嗤!”江小滿笑個不停。

其實的那個氣氛已經差不多到了,現在居然被個小腦袋給逼停。

江小滿實在是忍不住,看著莫礪鋒那個樣子,笑個不停。

“來了!”

說著便起身。

隻是起來的時候,還在元寶看不到的地方,輕輕捏了莫礪鋒的手心一下。

莫礪鋒本來今天晚上就刺激大了。

先心思旖旎,再被元寶澆了一頭冷水。

眼看著都要平複下來了,江小滿還是壞心眼的又挑逗了一下。

仗著元寶在,莫礪鋒不敢當著孩子的麵做什麼,江小滿笑得愈發燦爛。

莫礪鋒都氣笑了,突然對元寶說:“元寶,你先回去,我和媽媽有點小秘密要說。”

元寶原本還笑眯眯的等著跟媽媽一起回房間睡覺,聽到這話歪了歪腦袋,小聲的說:“元寶可以聽嗎?”

“不可以!爸爸也冇有聽你和媽媽的小秘密,對不對?”

莫礪鋒拉住江小滿,朝著她挑眉笑。

江小滿都傻眼了。

這人怎麼回事?

OOC到離譜啊!

“那好吧!”

元寶是個講道理的小朋友。

既然爸爸不聽他和媽媽的小秘密,那他也不能聽爸爸媽媽說小秘密。

大家都有小秘密!

元寶嘻嘻一笑,“那我去房間裡等媽媽。”

抱著小枕頭轉身的時候,還又突然轉過來,對江小滿招手,“媽媽你快點哦!”

江小滿倒是想就這麼跟著兒子走了。

傻子也知道這男人現在簡直是紅眼模式,留下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但是莫礪鋒多機智啊,直接摟著江小滿的肩膀。

江小滿要是當著元寶的麵掙紮,這孩子肯定要問她和莫礪鋒是不是吵架了。

留下就留下!

誰怕誰啊!

元寶走後,江小滿還冇反應過來,一雙大手就箍住了她的腰,然後雙腳猛地離地。

她竟然就這麼被莫礪鋒給抱起來了。

莫礪鋒抱著江小滿,大步走到門口,將房門關上。

這次,他記得反鎖了!

隨後直接將江小滿摁在門板與自己之間。

兩人靠得很近,鼻尖貼著鼻尖。

呼吸交纏,帶著夏日的燥熱。莫礪鋒身上醫院特有的消毒水味兒與江小滿身上淡淡的肥皂香混合,又添上他們本身獨有的味道。

整個氛圍比起剛纔竟然還要旖旎幾倍。

“你是不是想跑?”莫礪鋒再貼近一點,兩人的唇幾乎都要貼到一起。

江小滿呼吸急促,也不再回答莫礪鋒,竟然直接抬起頭,反客為主!

莫礪鋒摟緊那纖細的腰,也投入到這個吻中。

就在他們快要呼吸不過來的時候,兩人這才氣喘籲籲的分開。

江小滿依然被莫礪鋒抱著,甚至有一種坐在了他懷裡的既視感。

一手摟著莫礪鋒的脖子,另外一隻手挑逗的用手指輕輕撫過莫礪鋒的眉眼,到嘴唇,最後到脖頸處下意識滾動了幾下的喉結。

滿意的聽到莫礪鋒輕哼的聲音,江小滿的笑容更加明顯了。

她臉上還帶著深吻之後的紅暈,眼睛像含著水光,眉眼生春。

“我就是想跑啊!但你,不是抓住我了?”

這話也不知道哪裡戳住了莫礪鋒的點,看了江小滿一會兒,莫礪鋒雙臂再次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