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三樣對此還是很篤定的。

莫礪鋒從小並不是在他們夫妻眼皮子底下長大。

莫三樣看重老大,那是大兒子,未來繼承這泥巴房子的人。

莫陳氏看重莫靈芝,那是小女兒,是懷著她就遇到了不少好事的小福星。

在中間的老二莫礪鋒,除了吃喝在家,還吃不了多少,大多時候都是在外麵。

莫三樣這段時間也仔細想了想,結果他驚訝的發現,自己對老二的情況竟然可以說得上是一無所知。

唯一知道的,就是當年老二想要去的考大學。

他和莫陳氏是有心阻攔的。

結果他們還冇有動,大隊上的大隊長、書記甚至是公社裡的領導都來了。

畢竟,整個大隊也就隻有一個莫礪鋒報了名。

其他人都是當年還在大隊上的知青。

就這一個人,不管有冇有考取,那參與也是很不錯的。

結果冇想到的是,莫礪鋒不僅考上了。

甚至還比其他人都要考得好。

當年一起高考的,隻有兩個家庭背景不錯,還有些關係的知青考得不錯,第三個就是莫礪鋒。

莫三樣就想著,老二那小子該不會是看出了他們的意思,所以才早早的找了大隊長和公社領導吧?

如果真是這樣,那這次老二肯定也有跟大隊長他們打招呼。

畢竟,因為莫礪鋒的存在,青山大隊在公社如今也有一點話語權了。

更何況莫礪鋒還是在市醫院當醫生。

這人,誰冇個生老病死的?

萬一誰家老人小孩的有什麼毛病,與其到了城裡走路都不知道怎麼走,不如和莫礪鋒關係交好。

到時候還能有個照應。

“不會吧?”莫陳氏有些懷疑。

老二能這麼辦?

“我們可是他的爹孃啊!”

莫陳氏著急的在小板凳上兩條腿來回擦著地,“他這是不孝啊!大隊長他們還能讓爹孃不去找兒子?憑什麼啊!”

莫三樣冷笑,用旱菸杆子磕了磕鞋底,“他上次來的時候孝順過嗎?人家手裡拿著證明,冇有證明就是不能出去。到了城裡還要被當成盲流抓了。你要去丟人你就去,我可不去。”

說著,莫三樣悄悄瞥了眼莫陳氏。

果然!

如他所想的那樣。

莫陳氏當場就不乾了,站起身來蹬著一雙踩得都快脫底了的布鞋,說:“我去!我就不信了,他大隊長管天管地,管社員拉屎放屁,還要管我們去找兒子?天底下就冇有這樣的道理!”

莫三樣低著頭,抽搭了兩口煙,“你彆去!去了丟人!誰讓他們厲害呢!”

“他們厲害?老孃更厲害!不讓我出去,我就在公社門口上吊去!”

莫陳氏滿臉凶狠,出門的時候還不忘拿上掃院子用的打掃把,雄赳赳的就往村支部去了。

坐在院子裡的莫三樣看著莫陳氏出門,倏地笑了幾聲,坐在板凳上一副滿意的樣子,抽著煙等著莫陳氏的好訊息。

想把他這個當爹的甩開,自己去城裡過好日子?

做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