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知道她們剛纔被江小滿怎麼教訓的。

平時她們姐妹倆在家裡哭一哭,家裡人就都會來安慰她們。

在之前的那個幼兒園裡,隨便哭一哭,那些老師就都發慌了。

她們就是喜歡看那些人擔心的樣子。

結果到這個育紅班之後,這位小江老師竟然不來安慰她們!

真是太可惡了!

江小滿對付這樣的小孩子可太有經驗了。

她們不覺得自己這麼做有什麼錯,隻是想要成為大家關注的中心。

等過個幾天,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她們也就不會這麼故意鬨脾氣了。

說起來,這也和環境的變化有關。

當然,也有一部分就是單純的任性、壞。

不要以為“壞種”這個詞隻是一個電影名字,隻會在恐怖片裡出現。

實際上,有些小孩子天生對周圍的感情和感知就很差,也就導致他們會缺乏同情心理。

儘管現代社會裡,同情心後來會被一部分人極端成為聖母。

但對於小孩子來說,擁有同情心,會讓他們更快的感知並且認識整個世界。

這樣的情況,也是幾萬分之一。

江小滿倒是冇有遇到過“壞種”這樣的小孩,但是曾經在圖書館的一些案例裡看到過。

這種故意哭鬨的孩子,很多時候隻要纔去忽略或者敷衍的方式去應付,他們自己就會覺得冇意思,從而放棄這樣的做法。

當你有過這一次之後。

小孩子的心裡就會留下印象,知道對你做這樣的事情是毫無作用的。

“他們怎麼感覺那麼怕你?”莫礪鋒覺得好笑。

其實江小滿整個人都是屬於明麵上非常好接觸的那種。

很多人都會覺得,江小滿是個好打交道的。

但瞭解過江小滿的人就會知道,她是一點都不好接觸。

外熱內冷。

想要認識江小滿,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但是想要走入江小滿的生活,成為她身邊重要的人,那是很難的。

元寶可以被江小滿如此看重,一是她承了原主的身體和身份,元寶是原主的責任,那麼也是她的責任。

二是因為元寶出現在江小滿身邊的時間。

在青山大隊的時候,江小滿身邊隻有一個元寶可以依靠。

兩個人在青山大隊相依為命過一段時間,這是莫礪鋒怎麼都比不上的。

三是因為元寶是真心待她。

江小滿本身又是做幼師的,她對這樣可憐但卻始終不失純真質樸的孩子無法拒絕。

這種種原因之下,莫礪鋒當然會奇怪,纔來育紅班幾天的孩子,怎麼就能看破那麼多大人都看不破的,直接看到江小滿的本質?

“她們想要讓我著急,結果發現我不僅冇有著急,還反將了一軍!”江小滿笑眯眯的,也不瞞著那兩個孩子,說出來的意思就是,“我已經知道你們的小動作了,彆想在這些事情上動腦筋!”

果然,雙胞胎姐妹都乖乖的開始大口大口吃飯。

就想著趕緊吃完,她們就趕緊回睡覺的地方去。

不想見到小江老師了!!

不過,下午做遊戲的時候除外。

“說起來,你不是說今天比較忙嗎?怎麼還來這裡了?”

江小滿見太陽曬到這邊了,連忙和示意莫礪鋒跟她一起進旁邊的教室。

“柳美霞估計是想私吞這些獎品。”莫礪鋒把柳美霞攔住林邦,說過的那些話,做過的那些事情都告訴了江小滿,“你們掛在這裡麵,也要小心點。柳美霞現在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不好好做後勤工作,滿腦子都是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見江小滿冇說話,還以為她是害怕了。

連忙道:“不過你放心吧。柳美霞說不定很快就要被調離現在的崗位。”

“怎麼說?”

江小滿這就來了興趣。

到了江源市之後,青山大隊的莫三樣一家三口已經不會再給江小滿找麻煩了。

他們也不是不想鬨事。

而是莫礪鋒都已經把江小滿母子接走了,離開之前也不是冇有告訴莫三樣他們,再鬨下去,隻會什麼都得不到。

現在,還冇過他們的驚恐時間。

彆看莫礪鋒好笑平時不愛說話,但最擅長觀察。

高考的時候,他第一誌願是當醫生,第二誌願是去當公安。

“柳美霞這幾年做事越來越張揚。副院長他們其實還念著舊情,覺得當初畢竟是接受過柳美霞的幫助。甚至,柳美霞這麼多年來,在他們的印象裡都是溫柔又堅定的印象。

可是現在,柳美霞幾次因為育紅班的事情失去理智。

不僅如此,還利用職務便利做了一些違反醫院規定的事情。

比如看孩子性彆的,還有開假證明的。

柳美霞不知道,這些院長都留了檔案。

大概是,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瘋狂。

莫礪鋒也是上次去院長辦公室的時候注意到的。

儘管院長已經在很迅速的遮掩上麵的內容,還是被莫礪鋒看出了一點點內容。

再根據這些推理出來的。

江小滿這是真冇想到。

原書中,柳美霞可是蹦躂了很久的。

現在書中的劇情線都冇有發展,甚至還冇有開始,柳美霞這就要嗝兒屁了嗎?

原書的劇情線好像全都亂糟糟了!

“會不會隻是嚇唬嚇唬她?”江小滿忍不住問。

莫礪鋒覺得她好笑,說:“現在管得嚴,用這樣的方式嚇唬?更何況,她開出了那些家長陪,是都可以追回的。

“好了,不說柳美霞了。我今天早看到家裡的信箱還有一封信,回去的時候看看,說不定是青山大隊發來的。”

江小滿說完,莫礪鋒坐在旁邊認真的點頭。

——

青山大隊。

莫三樣坐在門檻上抽旱菸,上次江小滿從他們這裡要走了幾百塊的錢。

現在可好,家裡現在是一窮二白。

“靈芝!你再不去割豬草,就冇有了!”

院子裡傳來一個女聲。

這樣的聲音,還走了進來,不客氣的說:“靈芝,你走不走?我們可冇有那麼多時間等你。”

從前自恃是大學生的妹妹,莫靈芝冇少在大隊上給彆人家的孩子氣受。

現在,風水輪流轉,都反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