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把孩子都留在這裡照顧著,家長好去工作罷了。

畢竟,哪怕這是八十年代,也依然有雞娃的家長。

但這次的事情也讓這些人看到了醫院育紅班的認真,加上送到這裡來是不需要再多花太多錢。

所以,這兩天育紅班裡還多了幾個小朋友。

“你們怎麼來了?”

江小滿在院子裡給兩個鬨脾氣的小姐妹餵飯。

兩個孩子自己端著自己的碗,江小滿拿著兩把勺子輪流來。

看到莫礪鋒和林邦,還有些意外。

莫礪鋒看她這個樣子才意外。

畢竟,江小滿可是在家裡說過,最不喜歡給孩子餵飯的。

不僅如此,如果在家屬區看到有家長追著孩子餵飯,還要露出不喜的表情來。

怎麼現在在育紅班裡倒是喂起飯來了?

“我媽呢?來給你們送獎狀和獎品。我和莫醫生時間不多,東西我們幫你們貼上,到時候小心柳美霞來搶啊!”

林邦對育紅班這裡的環境還是很熟悉的。

更何況這裡的唯一一張辦公桌也是屬於胡春花,作為兒子,那是最熟悉不過的了。

很快就在抽屜裡找到了膠水。

之所以放在抽屜裡,也是因為這個辦公室向陽,日照時間也長。

從前有一瓶就放在了桌上,結果很快就被太陽給烤乾了。

現在的透明膠水都是裝在玻璃罐子裡,如果不儲存好的話,是非常容易乾掉的。

林邦瞥了眼身邊的莫礪鋒,笑眯眯的說:“莫醫生,我一個人就好了,你一路騎車過來累壞了,歇會兒吧。”

莫礪鋒也不客氣,隻說:“回去也我來騎。”

“好好好!”

莫礪鋒從旁邊拿了把小凳子坐在江小滿身邊,這才注意到,麵前的兩個小姑娘都是眼淚汪汪的樣子。

難怪江小滿能答應餵飯。

“這怎麼了?”

江小滿想起都覺得好笑,說:“雙胞胎姐妹,吵架了。昨天剛來的,就是你們醫院王醫生和李醫生的孩子。”

不說父母,隻說雙胞胎,莫礪鋒就知道是誰了。

醫院的職工裡就一對夫妻生了雙胞胎。

孩子母親是婦科的王醫生,父親是骨科的李醫生。

尤其是李醫生,讓人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

好在,這倆姐妹都像媽媽,不像爸爸。

“現在好了,吃了飯就能握手言和。”

江小滿剛纔已經差不多說開了,隻是這倆孩子前麵的時間都用在了吵架上,吃飯又慢。

再不喂一下,她們能磨蹭到其他小朋友都睡著了,才躺到小床上去午休。

“冇有。”其中梳著上翹羊角辮的小姑娘道。

聽到這話,那個梳著下垂雙馬尾的小姑娘也不樂意了,“對,我們還在吵架。”

江小滿:……

“為什麼呢?你們為什麼要吵架呢?”

兩個小姑娘聽到這話,露出痛苦麵具。

想起了剛纔江小滿對付她們的方式,又無奈的撇嘴,發揮出了雙胞胎的優勢,異口同聲的說:“冇有,我們開玩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