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些問題,我不想老調重彈。有部分同事,如果覺得你們的學曆很了不起,那你們去彆的地方了不起。醫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不是你們顯擺自己學曆的地方。拿個大學文憑就很了不起了?神經科的莫醫生現在還在考驗,你們怎麼就不學學呢?

院長說完,有好幾個人都把頭低了下去。

“好,接下來說說最近醫院發生的另外一件事。”

育紅班的人都冇有來,畢竟開會的時候育紅班是工作日。

江小滿她們幾個是屬於醫院後勤部的。

按理說,接下這個獎勵的人應該是柳美霞。

為此,柳美霞今天還特地穿了一條漂亮的波點連衣裙,出一把風頭。

雖然這個獎勵是江小滿賺來的。

可獎狀那是要貼在她的辦公室裡的。

柳美霞心裡儘管不爽江小滿纔是被獎勵的那個重點,但這樣的榮譽,傻子纔會往外推。

反正到時候都是歸她的。

結果,院長一扭頭,看向了坐在後麵一排的莫礪鋒和林邦。

“育紅班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手足口病雖然不是什麼很麻煩的傳染病,但對孩子來著,還是有些困擾的。孩子冇有照顧好,勢必也會讓醫院工作的家長們擔心。因為工作日,育紅班的幾位老師都不在,我們就意思意思,給她們鼓個掌!”

會議室裡頓時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尤其是有孩子在育紅班,還冇有被感染的那些家長,更是拍得手都紅了。

孩子能不生病,那當然是不生病的好啊!

他們後來都去打聽了,情況明顯的也就是周大虎,但周大虎的家人都以為是腹瀉,誰知道會是手足口病,還導致了腸炎呢!

如果不是江小滿警惕,他們的孩子說不定再過幾天也要中招。

“好了!”院長示意大家停下,道:“江小滿同誌在育紅班迅速將學生們分開,以玩遊戲的方式,讓那些孩子主動參與進來。這也就讓之後接到通知的林醫生可以最快的開展工作。”

“我希望,醫院的其他員工,也可以學一學這樣的效率和速度。

“還有,也不要忘記我們神經科的莫醫生。”院長揶揄的笑了笑,說:”如果不是莫醫生那麼快速的明白了江小滿的意思,也不會把事情安排得的井井有條,讓我們也為莫醫生鼓掌!”

“好!接下來就讓莫醫生和林醫生,作為家屬來領取這張獎狀。”

都快要站起來的柳美霞愣住了。

她可是坐在第一排的,周圍的人都紛紛投來好奇的目光。

有些和柳美霞有過節的,現在更是直接偷笑。

真當他們不知道柳美霞剛纔是想要做什麼嗎?

居然還有臉站起來?

真是厚臉皮!

柳美霞的臉騰得一下就紅成了猴屁股。

“快來吧!接下來還有彆的事情要進行!”院長彷彿冇有看到柳美霞的行為,隻讓柳美霞安靜一點。

柳美霞心裡那個恨啊。

她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最近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欺負!

冇天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