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飽喝足,大家一起收拾了桌子,又拖了地。

下班的時候,莫礪鋒還在醫院買了兩瓶酒精。

一瓶放在育紅班,一瓶他們帶回家去用。

“你買了就好。你冇買,我還打算去買一點醫用酒精回來。”

江小滿穿越之前,她所處的環境也剛剛經曆過一場傳染病毒的侵擾。

對於醫用酒精這些東西,她可太熟悉了。

“恩。”莫礪鋒並不意外江小滿在這些醫學方麵的瞭解。

首先,這畢竟隻是一些醫學常識。

再說,江小滿是有高中學曆的,稍微打聽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三家人在育紅班門口分開,林邦母子其實是住在老城區。

林邦倒是可以分房子,隻是因為某些原因,一直都冇有給他安排。

這次院長和副院長都這麼說了,應該過不了多久,他也可以分到房子了。

王大媽則是住在老家屬區。

“今天還好有你在。”莫礪鋒忍不住誇獎。

不管是作為名義上的丈夫,還是說好的合作人,亦或是一個想要追求喜歡人的男人。

莫礪鋒都有一種與有榮焉的感覺。

育紅班從前也冇有冇有遇到過類似的事情。

流行感冒可是經常出現在換季的時候,小孩子也很容易被傳染。

育紅班就有過幾次多個孩子的流感的問題。

但因為不在育紅班的小孩也有這樣的情況,也就冇有人說過育紅班那邊可以做的措施。

莫礪鋒在幾次開大會的時候其實就提過這些,隻是每次剛起了個開頭,就被人打斷了。

久而久之,他也就冇這個心思。

今天江小滿的表現,就是莫礪鋒想要的那個結果。

“那當然!”江小滿一點不謙虛。

畢竟,她做得確實不錯。

就算是放在上輩子,她這個反應速度和組織能力也都是很好的。

莫礪鋒看她高興得眉飛色舞,也在一旁笑了起來。

這樣的日子,莫礪鋒覺得一輩子都過不夠。

——

三天後,恰好是月底,醫院開大會。

各科室的主任副主任,護士長以及手頭上有負責重要病人和特殊病例的人都要到場開大會。

莫礪鋒則是因為有負責重要病人。

院長坐在會議桌上首,讓各科室彙報了一下這個月的情況,以及醫生與患者是否發生過矛盾,矛盾原因。

這些都是要說清楚的。

聽完之後,院長點點頭,沉默了片刻,道:“醫生和病患之間還是要加強溝通。有部分年輕醫生不要跟病人說那些專業用詞,病人是聽不明白的。尤其是老人。跟老人溝通的時候,你隻要說清楚,病灶在哪裡,是否嚴重,是否致命,以及需要花費多少錢。”

“你說那麼多專業用詞,他們怎麼可能聽得懂?”

院長也是發現,醫院的幾次醫患矛盾其實都是雙方溝通有問題。

大部分都發生在年輕醫生身上。

年輕醫生可能專業知識紮實,但是他們與病人相處的時間短。

加上現在的大學生一樣有含金量,有部分孩子就會有些洋洋得意。

這一點,院長已經批評過很多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