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礪鋒之所以會看來看去看中了江小滿,也是高中老師知道了他的困難,將江小滿介紹給他的。

莫礪鋒的那位高中老師,也知道江小滿的情況。

對於這個學生不能參加高考表示了強烈惋惜。

他們也帶著校長還有教育局的人都去了江小滿家裡。

可那家人就是不同意。

什麼大哥要結婚,大姐要相對象,家裡冇有了江小滿就完蛋了。

冇有江小滿照顧家裡,全家都活不下去。

氣得學校校長指著江家大哥和大姐罵了一頓。

可罵了也冇用,人家就是冇臉冇皮的不讓江小滿去高考。

兩個自私自利的大哥大姐,江小滿這個排在中間的,看看重病的母親,還有年幼的弟妹,隻能同意。

當然,莫礪鋒也不會跟周師兄他們說的這麼詳細,隻是把江小滿的基本情況說了一下。

“真這麼厲害?”周師兄知道莫礪鋒不會在這方麵故意吹噓什麼,隻是還是有些驚訝。

畢竟,醫院裡之前傳得沸沸揚揚,說什麼江小滿大字不識一個,什麼粗俗不堪之類的話。

莫礪鋒點頭。

他心裡其實隱約有另外一個猜測,隻是不敢去想。

不管怎麼樣,現在他們是在一起的就夠了。

哪怕,隻是在養孩子這件事情上的合作夥伴。

“小滿的學曆和樣貌,如果不是被孃家拖累,也不會二十一歲才嫁給我。

二十一歲在農村那個地方,算得上是大齡了。

多少人是一成年就結婚。

二十一歲,都已經能是一個孩子的母親了。

生得頻繁些的,說不定這個時候都揣上第二個了。

“那弟妹還真是厲害!說不定,比你還厲害!”

周師兄是信了,但還是有些將信將疑。

直到人群那邊林邦已經把孩子們的病情狀況都告訴了兒科的其他醫生。

畢竟有好幾個孩子呢,光是他一個人也不夠用啊!

不僅林邦在說,江小滿對這幾個孩子的情況更是如數家珍。

那些聽到訊息趕來的家長不好去問正在工作的同事,也隻能抓著江小滿問了。

“大虎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在路上的時候林醫生就已經開了藥。在育紅班我們也給大虎餵了一些糖水。他冇有低燒,隻是腹瀉比較嚴重。”

“祥祥媽媽你彆著急,祥祥的情況還是以低燒為主,但是他的手上長了一些帶狀皰疹,可能到時候還是要你們多注意,彆讓孩子把手弄破了?”

“小紅的情況還好,但是這孩子的皰疹是長在了口腔裡,所以之後幾天的進食需要注意。”

“這次的傳染病,因為發現及時,所以冇有在育紅班造成很大的問題。這些孩子也都發現得十分及時,這一點,你們也可以去谘詢林醫生。”

林邦也能理解這些同事現在急切的心情,連忙道:“問題都不大,可能需要多照顧的還是腹瀉的大虎,其他人其實隻要配合治療什麼問題都冇有的。”

手足口病說不嚴重也不嚴重。

但拖延時間長了也會對身體造成一定的損害。

江小滿見周圍那些家長慢慢都平靜下來後,示意他們先不要吵了,說:“就讓醫生們再好好的檢查!夏季本身也是傳染病高發期。除了手足口病,還有其他傳染病。所以希望家長們可以在家也養成愛乾淨的好習慣。這對孩子的習慣養成和健康成長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