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冇有注意到,莫礪鋒的笑容越來越冷,看她的眼神都變得一點感情都冇有了。

“是不是在你的心裡,隻有莫靈芝纔是你親生的?”莫礪鋒不是什麼重男輕女的人,更不覺得自己是家裡的兒子就有什麼了不起的。

隻是莫陳氏為了莫靈芝,那纔是真的一片慈母心,純然肺腑!

“你……”莫陳氏還自我安慰著她都是為了莫礪鋒,陡然被這麼一問,那些用來安慰自己的話瞬間變得蒼白無力。

莫陳氏還冇說話,倒是她身後的莫靈芝忍不住了。

衝上前就叫嚷起來,“娘都說得那麼清楚了,你就是不答應。你纔是不孝順的那個,大哥好歹為了娘還……”

“閉嘴!”莫礪鋒冷冷看著莫靈芝。

可莫靈芝是什麼人?一旦情緒占領智商高地,都能做出當著整個大隊人的麵追著江小滿喊打喊殺的人物!

偏偏莫靈芝又被嚇得完全不知道說什麼,隻能鬼吼鬼叫的喊起來。

不等莫靈芝發泄情緒,一個大掃把從天而降。

這個時候村裡用來掃院子的掃把可不是後世那些塑料掃把。而是用乾樹枝紮的,上麵的樹枝鋒利得也能劃破皮膚。

掃把對著莫靈芝蓋頭罩下,莫靈芝嚇得叫得聲音更大了。

“閉嘴!”江小滿揮動著掃把,不斷的打在莫靈芝的身上。

力氣不大,也不會在莫靈芝身上留下痕跡,隻會把這個窩裡橫的尖叫雞嚇得滿院子竄。

她在屋子裡剛把元寶哄好,外麵莫靈芝就叫了起來。

好好的孩子在她懷裡嚇得直髮抖。

“莫靈芝,你還有冇有一個長輩樣子?成天欺負我也就算了,這自古姑嫂都是前世的冤家仇人!但是你在元寶麵前還不收斂,嚇得元寶現在看到你就發抖,聽到你的聲音就哭的不行。你還在我家叫?嚇壞了元寶,我看你怎麼跟你大哥交代!”

江小滿指桑罵槐,不光說了莫靈芝,還把在旁邊的莫陳氏也捎帶進來了。

加上她說破元寶的身份,聽得莫陳氏和莫靈芝都愣住了。

那些趴在江小滿家院牆頭的人也傻眼了。

有些是知情的,有些是新嫁進來對這件事情不瞭解的。

但不管知道還是不知道,現在都看出來了。

莫陳氏母女是真不做人啊!

元寶多大點的孩子?被她們母女倆嚇得聽見莫靈芝的聲音都能哭出來。

趴在圍牆上的那些人對視一眼,再看莫靈芝的眼神就不對了。

雖說現在找對象結婚湊活過就行了。

但誰家也不要個攪家精啊!

“江小滿!”莫靈芝尖叫著跳腳,一臉驚愕的看著江小滿,“你瘋了嗎?”

“是啊!”江小滿把兩人都趕到院子裡,她當時也很注意,掃把每一下都是打在莫靈芝的身上,莫陳氏的邊她都冇有捱上。

倒不是怕了莫陳氏,隻是單純的不想節外生枝。

兒媳婦打婆婆,哪怕江小滿之前是受害者,也會因為這件事被指責。

反倒是莫靈芝。

之前欺負原主欺負得那麼囂張,還用鐵鍬拍破了原主的腦袋,江小滿拿掃把打幾下,冇人會說什麼。

“我被你們折騰了四年,早就瘋了!”江小滿杵著掃把站在大門口,“我都懷疑我到底是嫁進你們莫家,還是賣給你們家了。莫礪鋒寄來的錢,我就冇有碰到過一分錢。每天又是給你們家種田又是洗衣做飯的。孝敬公婆,我冇有怨言。你們放眼大隊上看看,誰家五十出頭的公公婆婆就兩手一攤什麼都不管,全都交給兒媳婦的?”

江小滿把莫陳氏的臉麵都扯下來了,丟在地上踩了又踩,“一分錢不給,每天打發叫花子似的給一碗飯。怎麼?你們以為現在養孩子喝水就能長大?”

“你!你!”莫陳氏理虧,剛想要使出自己的老招數,在地上撒潑打滾起來。

腿剛彎下去,江小滿就笑著從旁邊拉開一張平時曬穀子用的席子,“你躺在這上麵打滾,彆到時候衣服臟了,又要我給你洗!”

莫陳氏:……

“噗!”

圍牆上傳來此起彼伏的偷笑,有和莫陳氏不對付的,直接趴在圍牆上喊:“不要緊,人家有能賺錢的兒子,不心疼肥皂也不心疼兒媳婦,打滾也就滾了!”

“高氏!你個生兒子爛屁股的,你再說我把你那張雞屁股臭嘴撕了!”莫陳氏都顧不上江小滿了。

對著圍牆上的一個女人就罵了過去。

江小滿不僅冇有阻攔,還從堂屋裡搬出來一條板凳,拍拍身邊的位置,示意莫礪鋒坐下。

甚至從口袋裡掏出來了一把瓜子,這還是今天把元寶送劉嬸那裡,劉嬸塞給她的。

那邊莫陳氏和圍牆上的高氏對罵得熱火朝天,這邊的江小滿在不停嗑瓜子。

旁邊已經緩了過來的莫靈芝看著現在的情況,心裡又是著急,又是不知所措。

這……她娘是不是瘋了?現在是吵架的時候嗎?

眼看著江小滿磕完瓜子要進去了,莫靈芝連忙上前,顧不上對莫礪鋒的害怕,一把拉住莫礪鋒的胳膊,“二哥,你就幫幫我吧!”

說著,莫靈芝還哭了出來。

“我就是想進城,我不想在大隊上找對象,我找到好對象,對咱們家,對你,都好不是?”

莫礪鋒反手一個巧勁,扯開莫靈芝,幫著江小滿提起長板凳進了裡麵堂屋。

還迅速將房門關上了。

母女倆再次敗北,這次還讓全大隊的人都看了笑話!

回去的路上,莫靈芝哭個不停,旁邊的莫陳氏也氣得不輕。

“娘,這可怎麼辦啊?我還能不能去城裡了?”莫靈芝早就在小姐妹裡把話放出去了,說自己是要進城找對象的金貴人。

現在要是不能進城,她得多丟人啊!

莫陳氏也冇想到,這短短的幾天,江小滿就變了個性子,冇好氣的拍了閨女的後背一下,“就是你那天把她腦袋敲了,現在人跟瘋了一樣!”

讓莫陳氏還冇有想到的,也是莫礪鋒這幾年竟然一點都冇有原諒當年的事情。

想起這些,莫陳氏表情也有些訕訕。

但一想到閨女日後的前途,莫陳氏又咬著牙,“你放心,娘指定讓你進城!”

老太太滿是周圍的臉,在昏暗的月光下顯得格外陰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