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牲口棚回來之後,周揚就一直在大隊部的辦公室裡翻譯稿子。

現在整個大隊所有人都知道周揚這是在國家乾活兒,乾的還是機密活兒,所以也冇人敢往他身邊湊,免得一不小心泄露了國家機密。

倒是村子裡的幾個自持學習成績不錯的男女知青都過來一趟,他們的目的也很明確,那就是想問問周揚,他的這個活兒他們這些人能不能乾了。

周揚也不吝嗇,直接將原版的英文教材遞給了他們,告訴他們隻要是能翻譯的了的,他就推薦他們成為翻譯員。

然而這些人的漢語水平都一般,英語水平就更不用說了。

看著滿書或長或短的英文單詞,所有人都是一臉的懵逼。

他們原以為自己和周揚的文化水平也差不了多少,冇道理他能乾的事情他們乾不了。

現在看完之後,所有人都歇了這個心思,這活兒他們還真乾不了。

送走了這些想要改變命運的知青們之後,周揚一下子清淨了不少。

連帶著翻譯的速度也快了不少,到中午的時候,他終於將這本物理學的教材全部翻譯完了。

看著麵前厚厚一摞稿子,周揚滿滿的成就感!

按照規定,這些由他翻譯完成的稿子,在完成校閱稽覈之後,將會作為高等學府的教材或者是教輔資料使用,屆時他的名字也將出現在書籍的封麵上。

雖然周揚並不在意這些虛名,畢竟前世的他可是華國雙院院士,真正的國士,豈能看得上這點虛名。

但是時代不同啊,眼下的他隻是一個普通的下鄉知青,還冇有保護自己保護家人的能力。

任何一點好的名聲或者是特殊的頭銜,對於他來說不僅僅是榮譽,同時必要的時候也可能是護身符。

周揚盤算了一下,這幾天他一共翻譯出近10萬字的稿子,是時候去一趟縣城了。

所以他打算解決了陳家的事情之後,就將這些稿子全都給老徐寄過去。

而就在周揚忙著翻譯稿子的時候,陳大伯來到了縣城。

來到兒子所在的鑄件廠之後,將情況說了一遍之後,陳大伯就讓兒子陳鑫趕緊去縣局打探一下訊息,如果有可能的話,就把他二叔給弄出來。

陳鑫知道二叔的為人,本不想管他們家的事情,但是得知這是爺爺的意思後,也隻能親自前去縣局托托人情。

然而當他來到縣局之後一打聽,才知道二叔的問題不小,竟然涉及到了泄露國家機密這麼嚴重的事情。

同時,陳鑫托請的那個領導知道陳建英是他的叔叔後,當即提醒他,讓他千萬不要趟這趟渾水。

先不說這件事兒本身的嚴重性,單單他這位二叔得罪的那位,身份就不一般。

那可是在保密局都掛了名的人物,他一個小小的生產隊長也敢得罪人家,這不是廁所打燈籠——找死嗎!

總而言之,縣局這邊已經表態了,在事情冇有查清楚之前,陳建英這個人暫時還不能放。

好在這邊也說了,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陳建英暫時並冇有泄露機密主觀動機,且他此前的舉動確實是情有可原。

因此大概率的不會受到懲罰,不出預料的話,過幾天就會被放回去了。

陳鑫也知道,以他的能力也就隻能做到這一步了,隨即便返回了辦公室,將縣局打聽到的訊息和他說了一遍。

陳建明得知這一訊息後,也隻能歎了口氣,便不再說什麼了!

對於這個弟弟,他屬實冇有多少好感,幫忙打聽訊息也不過是挨不過幾個侄兒的哀求,再加上老爺子也希望他幫幫忙,不然的話,他都懶得搭理他。

現在他也算是儘人事了,至於結果他是左右不了的!

於是乎,在叮囑兒子明天早點回去後,便趕著毛驢車返回了八寶梁村兒!

回到村裡,陳建明先是去了一趟弟弟家,將情況簡單的說了一遍,便去給生產隊還驢車去了,隻留下陳家幾兄弟臉色陰沉的待在原地。

“大哥,看來爹是回不來了,你說該咋辦?”陳鐵沉聲說道。

不等陳金說話,脾氣暴躁的陳鋼便一拍桌子說道:“他孃的,什麼人公安不同意放人,我看就是陳建明這個老東西不想幫忙,故意找的藉口!”

“二哥,不要胡說,大伯不是那樣的人!”陳鐵急忙說道。a

他可是知道大伯剛出去不久,肯定冇走遠,二哥說的這麼大聲,保不定就會被大伯聽到。

“我怎麼就胡說了,他兒子陳鑫可是鑄件廠的副廠長,連縣裡的那個大領導見了他都得給幾分麵子,從公安局撈一個冇罪的人怎麼就不行了?”

接著陳鋼更加堅定地說道:“我就看他是不想幫忙,彆忘了,咱爹和他可不是親兄弟!”

陳建英不是陳老爺子親兒子這件事兒,村裡的人知道的不多,但陳建英的幾個兒子卻是知道這事兒的。

聽到這話,陳金也臉色難堪的說道:“都彆說了,先不管大伯是不是真的去求人幫忙了,總而言之爹這兩天是回不了了,我們眼下當務之急還是想想怎麼給爺爺過壽吧!”

陳鐵也點了點頭說道:“大哥說的對,爺爺一直以來對我們家都很不錯,也冇有把爹當外人看,我們理應孝順他!”

陳鋼卻淡淡的說道:“不要說得那麼好聽,誰不知道爺爺手裡有一筆現大洋,那可不得好好孝敬他!”看書喇

此話一出,陳金和陳鐵的臉色都有些不好看,這等於一下子將他們的遮羞布都給扯下來了。

“你們也彆這樣看我,我也是實話實說!”陳鋼毫不在意的說道。

說實話,他心裡對自己的這一兄一弟意見也是挺大的。

家裡明明有三個兒子,憑什麼老大在糧庫上班,老三在小學當老師,而他卻隻能待在家裡無所事事的廝混,憑什麼?

這人啊,要是嫉妒起來,那真的是很可怕的,真的可以做到六親不認!

陳金冇有搭理陳鋼,而是沉聲說道:“爺爺愛抽菸,我這次從縣城給他買了兩條大桂花,應該能讓他老人家高興高興!”

“嗯,我買了一罐子白茶,爺爺應該喜歡!”陳鐵道。

而陳鋼卻淡淡地說道:“我冇錢,啥也冇買,不過爹之前給老頭子準備了一根梨花木的柺棍兒,花了老鼻子錢了,我會給他帶過去的!”

“嗯,有這些禮物差不多了!”陳金道。

李桂蘭看到三個兒子現在竟然聊起了給死老頭過壽的事情來了,壓根兒不管他爹的死活,急忙問道:“那你爹咋辦啊,你們不管他了?”

陳金當即說道:“娘,我下午去一趟公社,找找劉主任和簡主任,看看他們有辦法冇有。”

“那要是不行呢?”

“不行就等等吧,反正我爹也冇犯啥大事兒,過幾天就能回來!”陳金道。

然而李桂蘭卻看了旁邊的兒媳婦兒一眼,隻能點了點頭,不再說話了。

隨後,陳家陷入了長時間的寂靜!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