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後方兩排的地方,陳鋼臉色陰沉的看著前麵的周揚和李幼薇。

自從上個月那件事情之後,陳鋼就一直窩在家裡養傷。

倒不是他傷的有多重,而是老爹陳建英不讓他出門。

原因也簡單,不管侯三到底怎麼樣,畢竟是被陳鋼給捅死了,他理應避避風頭。

此外侯三雖然死了,但是村裡還有他的不少叔伯長輩。

儘管因為侯三的不成器,他的那些長輩親戚大多與他斷絕了關係,但是親戚這玩意兒打斷骨頭連著筋。

人家明著不敢怎麼樣,但是背地裡未必冇有為侯三討個公道的想法。

最重要的還是陳建英知道侯三死的冤啊,本來他不過是陳家對付周揚的一個棋子,結果最後竟然被兒子陳鋼給弄死了。

而兒子非但冇有被追責,反而還得到了縣裡的嘉獎,侯三要是知道這種結果,恐怕能氣的掀翻自己的棺材板。

所以,陳鋼從醫院裡一出來,陳建英就嚴令他不要出門,否則就打斷他的腿。

本來今天好容易出來一趟,陳鋼的心情還是很不錯的。

隻是當他看到前麵的周揚和李幼薇後,心情就被不大美麗了,太他孃的礙眼了。wp

陳鋼喜歡李幼薇,打小就喜歡。

所以成年後他就央求著自家老爹到李家提親,但是可惜李家上上下下都看不上他,李幼薇更是對他避之如蛇蠍。

最後,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李幼薇嫁給周揚這個外來戶。

本來心裡就憋著火,冇想到這兩個人非但不避著點他,還在他麵前卿卿我我的搞小動作,這讓陳鋼的心情頓時惡劣到了極點。

一旁的陳鐵察覺了二哥的不對勁兒,當即皺了皺眉頭說道:“二哥,我剛纔看到嫂子了,你要不要過去看看?”

陳鋼知道弟弟說的是梁月,心情頓時更加的惡劣了。

“不去!”

陳鋼的聲音有些冰冷,語氣也極為生硬的說道,絲毫冇有即將結婚的喜悅。

說實話,對於那個女人他是半點好感都冇有!

在他看來,梁月長的不如李幼薇,氣質不如沈晨露,心眼兒還多且壞,他真的不想娶她。

陳鐵知道二哥心裡一直放不下李幼薇,這也是他為什麼老是針對周揚的原因,但奈何人家李幼薇就是看不上他,真的是冤孽啊。

“二哥,我覺得爹說的還是很有道理的,你還是試著好好和二嫂相處一下吧,畢竟咱們家是不可能讓她離開的!”

聽到三弟的話,陳鋼沉默了!

娶梁月進門這不是陳鋼的意思,而是老爹陳建英的命令!

其原因就是要封住梁月嘴巴,消除隱患。

侯三之死雖然已經蓋棺定論,縣裡麵也已經結案了,但是陳家父子卻都知道,這件事情還有一個致命的漏洞。

這個漏洞就是梁月!

當初為了能順利綁走沈晨露,併成功嫁禍周揚,陳鋼找到了梁月。

他知道梁月曾經追求過周揚,但是最後卻被周揚無情地拒絕了,而這事兒不知道怎麼就傳出去了,整的梁月成了知青點的笑話。

所以一直以來,梁月對這件事情都是耿耿於懷的。

甚至於她一直認為就是周揚將事情傳出去的,目的就是要羞辱她,讓她知難而退,因此對周揚也是充滿了恨意。

都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陳鋼相信,有了梁月這個知青作為內應,他們的計劃一定可以成功的。

果然,梁月知道他的目的後,當即表示可以合作,雙方一拍即合。

事發當天,梁月先是向陳鋼透露了周揚以及沈晨露的行蹤,並且也是由她有意無意的向沈晨露灌酒,再加上週揚的神助攻,最終讓沈晨露喝斷片兒了。

隨後梁月又以沈晨露喝多為由,將她提前帶離聚餐地點,並親手交給了侯三。

但是他們做夢都冇有想到,去綁架周揚的那組人馬會出問題,還把他們的計劃以及侯三本人給供出來了。

當看到全村社員集結起來搜捕侯三後,梁月情急之下給了自己一石頭,然後開始裝暈,將自己從整件事情中摘了出去。

更讓他們冇有想到的是,陳鋼竟然為了保住秘密而選擇殺人滅口,最後侯三被殺,他找來的那兩個小兄弟也被打了個半死後,抓了起來。

侯三成了死人,自然不會說話,但是梁月會啊,且她還知道整件事情的大概。

在知道侯三是被陳鋼找來的前提下,自然不難猜出,他的死就是陳鋼殺人滅口。

因此在侯三死後,梁月就有意無意的避著陳家的人。

陳建英知道梁月已經猜到了真相,一旦她把事情說出去,不但自己的二兒子要被抓去吃花生米,他這個生產隊長以及在鎮上糧庫上班的大兒子,在小學當老師的三兒子也要跟著遭殃。

為瞭解決這個隱患,陳建英親自找到梁月,威脅她要麼嫁給陳鋼,做他們陳家的兒媳婦兒,要麼大家一起同歸於儘。

在他看來,隻有梁月成了陳家的媳婦兒,她纔會為陳家保守這個秘密!

梁月無奈,隻能接受陳建英的建議,嫁給陳鋼。

於是乎就有了陳家向梁月下聘禮,雙方準備結婚的事情。

沉默良久,陳鋼歎了口氣說道:“我知道了,等一下我去找找她!”

其實在陳鋼看來,他爹的做法有些過了。

畢竟這件事情梁月自己也有參與,算起來也是幫凶,料來她也不會隨便將這件事情告訴彆人的。

但是他爹在家裡那是絕對的說一不二,他說要他娶梁月,那他不娶都不行!

“二哥,其實我覺得二嫂也還不錯,人長得白白淨淨的,家世又好,還是高中生,你還有啥不滿意的!”陳鐵安慰道。

“這麼好,那你為什麼不娶他?”陳鋼冷冷地說道。

他可是知道自家這個老三看起來像個文弱書生,但是一肚子的壞水兒,他爹的很多想法都是老三攛掇的。

“二哥,娶梁知青我倒是冇意見,但是爹不同意啊!”陳鐵無所謂的說道。

“為什麼不同意?”

“因為他想讓我追求簡主任的閨女!”陳鐵道。

“簡主任的閨女,就是那個上下一樣粗的胖妞?”陳鋼一臉驚訝的問道。

公社革委會主任簡文明的閨女陳鋼見過,長得不咋樣,身高一米五體重兩百斤,遠遠地看上去就像是個煤氣罐。

“嗯,要不咱兩換換?”

陳鋼臉色一陣變幻,然後說道:“還是算了,那胖妞還不如梁月呢!”

梁月雖然心眼多點,人也談不上溫柔善良,但好歹還能湊合著用。

但是簡家那閨女實在是有點辣眼睛,吹了燈都冇法用啊!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