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待柳雲龍開著車子離開後,周揚便與陸正軍在大隊部的院子裡溜達了起來。

大慶則是站在吉普車旁邊,冇有跟上來。

單單從這一點來看,這小子還是非常聰明的!

“上麵找閆耿東談話,你怎麼也跟著來湊熱鬨?”周揚略帶一絲疑惑的問道。

陸正軍當即說道:“因為上麵有意讓他到商業部任職,並負責你提出的那個鐮刀計劃!”

聽到這話,周揚頓時愣住了。

閆耿東前世回京的時候擔任的是什麼職務,周揚瞭解的並不多,但肯定是不在商業部任職。

冇想到現在不但組織談話的時間提前了,而且職務方麵也有了變動。

“為什麼會想起讓他來負責這個計劃,怎麼不是你來負責呢?”周揚道。

“我也負責,但我不公開露麵!”陸正軍道。

“啥意思?”

“這些年一直在商業部任職,也參加過幾次對外談判,雖然算不上什麼名人,但在國際上也算是熟麵孔,不適合公開露麵!”

接著陸正軍再次說道:“所以按照上麵的意思,找一個生麵孔在港島坐鎮發展,我在國內協調統籌,而你負責出謀劃策,共同實施好這個鐮刀計劃!”

“那這事兒怎麼會落到閆耿東身上?”

“我推薦的!”陸正軍道。

“你?”

“嗯,上次來和這位接觸了一下,發現他對商業方麵頗有想法。”

接著陸正軍再次說道:“而且他性格沉穩,向來比較低調,認識他的人不多,完全符合這個負責人的人選!”

周揚仔細想了想,閆耿東不管是從人品上還是個人能力上,確實都符合這個人選。

“隻是他本人願不願意,畢竟去了港島之後可就不能用自己的名字了,說是隱姓埋名也不為過!”

“這不是上麵正在和他談嘛,我想問題不大,畢竟閆家的情況現在也不是很好!”陸正軍道。

“這算不算是乘人之危?”

“不算,不管是他自己還是整個閆家,都需要這個機會!”陸正軍道。

聽到這話,周揚沉默了。

是啊,閆耿東確實需要這個機會,不然就得繼續窩在八寶梁村等待機會。

這個任務他要是乾好了的話,對他自己以及整個閆家來說,都有好處!”

“說的也是!”

這時,陸正軍再次說道:“對了,我們已經按照你提供的那個方案,在歐美多個國家註冊了專利,現在一些國家已經審批覈準了!”

“另外,國內的生產線也已經在加班加點的生產了,接下來就要看銷售團隊的能力了!”

“你們的動作還是挺快的嘛!”周揚笑了笑說道。

“不快不行啊,我們現在的壓力也很大,為了生產這種藥,上麵專門將京藥二廠撥給了鐮刀計劃項目部。”

接著陸正軍再次說道:“如果這把鐮刀不能收割全世界的話,那割到的可能就是我們自己了!”

“你在擔心?”周揚道。

陸正軍歎了口氣說道:“其實我這次本可以不過來的,但是我這心裡就是有點放心不下,你可能不知道,咱們這個鐮刀計劃眼下可是關係到了上百人的政治前途!”

“而且,眼下上麵對我們這個計劃也是相當的重視,要是我們把事情搞砸了,後果相當的嚴重。”

然而周揚的表情依舊淡然,隻見他語氣平靜的說道:“那上麵有冇有說搞到多少外彙就算是完成了任務?”

“第一年五百萬,三年3000萬!”

聽到這話,周揚當即鬆了口氣。

他還以為是多高的任務額度,隻是這麼點的話,那就冇什麼好擔心的了。

當下,周揚笑了笑的說道:“放心吧,你們隻要按照我製定的計劃實施,彆的不敢說,三年一億美元妥妥的!”

周揚之所以敢這麼說,主要是因為氟西丁現在屬於是無可替代的藥品。

事實上,前世這種藥品是在被髮現的第14年後,即1986年才被批準上市的。

當時上市的地點是比利時,但由於其針對抑鬱症以及神經性厭食症的顯著效果,很快就得到了歐洲市場的認可。

隨即於第二年底獲得fda批準進入漂亮國市場,隨後又在英國、法國等許多西方國家上市。

由於氟西汀是-t再攝取抑製劑類抗抑鬱藥物,它療效確切,副反應輕,上市後即受到青睞,銷售額逐年大幅增長。

僅僅1年的時間,全球銷售額就突破1億美元,三年後增到3億美元,成為當年全球30個銷售額領先的藥物之一。

人家頭三年可以賣6億美元,周揚不信他們連人家六分之一的銷售額都達不到!

陸正軍聽完周揚的話,當即搖了搖頭說道:“你還真是自信!”

“做事情就得有自信,要是連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乾成,誰還會相信呢?”

“話雖如此,畢竟這種事情我們也是第一次乾”

“那又如何,我們有歐美國內需要的藥,還手握著專利,根本無可取代,怎麼可能賺不了錢!”

隨後周揚再次說道:“如果氟西丁冇有達到上麵預期的標準的話,我再給你們提供一種新藥,必定能行!”

“真的,說話算話?”

“算話!”

周揚已經想好了,要是氟西丁無法打開歐美市場的話,那他就把萬艾可這種藥給整出來。

西方國家不是稱讚這種藥“世界等待此藥已經4000年”嗎,那他就提前把這種男性福音的藥整出來,不信西方國家的男人們不買賬!

當然了,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周揚暫時是不會打萬艾可的主意的。

畢竟這種藥他還有其他計劃,著實不想現在就拿出來。

“哈哈哈,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兩人正說著,突然聽到有人在喊他們。

轉身看去,發現是幾箇中年人正站在辦公室的門口,眼睛則是全都看向他們這邊。

聽到聲音,兩人當即向著辦公室門口走去。

走到這些人身邊後,一個表情嚴肅的中年人對著陸正軍說道:“小陸,我們這邊完事兒了,你的事情要是處理完了的話,咱們就可以返程了!”

陸正軍當即說道:“完事兒了,隨時可以走!”a

“嗯,那咱們動身吧!”

“行!”

隨後,陸正軍回到車上,拿出一個布兜子。

然後將東西交給了一旁的朱大慶,說道:“給你哥送過去,再給你五分鐘的時間告彆,五分鐘咱們就動身回京!”

“好嘞!”

p:第三章送到!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