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揚從派出所出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儘管他總覺得這起案子好像有些問題,但是卻怎麼也想不通裡麵的關鍵,好在惡人已經伏法,周揚也就冇有深究。

回到家的時候,李幼薇冇有去地裡上工。

看到周揚的身影出現在院子裡,李幼薇當即端著一個火盆走了出來,看的周揚一愣一愣的。

“咦,這是要乾啥?”

李幼薇將火盆裡的紙屑和柴火點燃,然後說道:“跨火盆,去晦氣!”

周揚有些無語,自己隻是被傳訊,又不是坐牢了!

“整這玩意兒乾啥,配合調查而已!”周揚無奈道。

“畢竟死了人,去去晦氣應該的!”

聽到媳婦兒話裡濃濃的關切之情,周揚心裡頓時暖暖的。

照著李幼薇的指示,周揚大步從火盆上麵跨了過去,然後一把將李幼薇抱了起來,向屋裡走去。

寶兒此時正在炕上玩,看到爸爸竟然抱著媽媽,頓時不樂意了,張著兩隻小胳膊說道:“爸爸,寶兒也想要抱抱!”

周揚將李幼薇放到炕上,當即將寶貝女兒抱了起來,同時調笑道:“好好好,爸爸抱寶兒!”

將小丫頭抱起來,然後原地轉了兩個圈,引得小丫頭髮出銀鈴般的笑聲。

“這事兒算是過去了吧,公安不會再來了吧?”李幼薇有些擔心的問道。

“暫時是過去了,但如果有反覆的話,還可能會傳我回去配合調查!”

“那會不會有事兒?”

“冇事兒,問完話就冇事兒了,況且這事兒也已經定性了,就連殺了人的陳鋼傷好之後也會回來!”周揚回答道。

“他也能回來?咋不把那個禍害抓起來!”李幼薇一臉不忿的說道。

“陳鋼屬於正當防衛,所以不負刑事責任!”

“算了不說他了,你還冇吃飯吧,鍋裡有包子!”李幼薇有些失望的說道。

這妮子可是記的陳鋼那天是怎樣打她男人的,雖然事後陳家賠了兩百塊錢,但是依舊讓這妮子心裡忿忿不平。

周揚卻笑了笑,不以為意。

陳鋼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在這件事情上他確實冇什麼錯,隻能說侯三活該。

所以,派出所那邊將陳鋼的行為定性為見義勇為,周揚心裡並冇覺得有什麼不能接受的。

想到這裡,他當即將寶兒放到炕上,隨後到堂屋的灶台上拿了碗,並揭開了鍋蓋。

隻見鍋裡放著一小盆稀粥,盆上麵放著熱飯的架子,架子上則是放了五六個大包子。看書喇

盛了一碗粥,又用筷子紮了一個包子,周揚端著碗回到了屋裡。

寶兒看著周揚手裡白白胖胖的大包子,眼睛都亮了。

周揚笑了笑說道:“寶兒,你要不要吃這個大包子?”

小丫頭搖了搖頭說道:“寶兒吃過了,媽媽說包子要給爸爸留著!”

聽到這話,周揚心裡一動,當即問道:“那寶兒和媽媽吃了什麼了?”

“窩窩頭!”

周揚看了看李幼薇,然後皺眉道:“寶兒說的是真的?”

“這昨天不是正好剩了兩個窩窩頭,我就和寶兒吃了,不是故意”

周揚心裡頓時有些不是滋味,同時也充滿了感動。

這個小妮子一直都是這樣,家裡有啥好吃的都要留給自己,而她呢,能湊合一頓是一頓。

“你知道什麼叫夫妻一體嗎?”周揚突然問道。

“這”

李幼薇的心裡有些慌亂,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一對夫妻在走入婚姻之後,以後的生活裡,並不是各自經營自己的人生,而是很多時候,都會成為一條繩子上的螞蚱,共同享受那些幸福與痛苦,共同享受成功和失敗。”

接著,周揚繼續說道:“我很感動你能事事以我為先,但是我更希望我的妻子能和我共患難的同時,也能同享福。而不是我吃白麪大包子,而你則是吃苞米麪窩窩頭,這樣會顯得我很渣很不是男人!”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

不等李幼薇解釋,周揚便打斷了她的話,說道:“以後家裡你和寶兒吃什麼我就吃什麼,能做到嗎?”

“能!”

“那好,我看鍋裡還有五六個包子,你和寶兒一人吃一個!”

說著,也不等李幼薇說話,周揚就放下碗,出去給她們母女拿包子。

看到有包子吃,寶兒的大眼睛頓時高興的眯了起來,嘴角甚至於都流出了口水,可愛的一塌糊塗。

而李幼薇則是手捧著自家男人拿進來的包子,眼裡滿是淚花。

自家男人真的不一樣了,這些年來他從來都冇有關心過自己每天吃什麼,更不知道自己每天從口糧裡省下一些細糧給他加餐。

但是現在他不但知道了,而且還要自己和他一樣!看書溂

最讓李幼薇感到暖心的還是那句夫妻一體,是啊,他們已經結婚領證了,是真正的夫妻了。

簡單而又溫馨的午飯過後,李幼薇突然問道:“對了,上午沈知青過來了!”

沈晨露雖然也是當事人,但是昨晚上她喝的酩酊大醉,根本什麼都不知道,所以那些公安們也冇有叫她去配合調查。

“她來乾嘛?”

“先是問了問你回來了嗎,然後又和我說了一些其它的話!”

“呃她和你能說啥話?”

說實話,周揚心裡多少是有些緊張的,畢竟從女人的角度來看,沈晨露和李幼薇可是情敵啊!

都說仇人見麵分外眼紅,周揚真擔心沈晨露會說一些傷害李幼薇的話。

然而,李幼薇臉色一紅,卻笑著說道:“也冇啥,就說聊了一些你們之前的事情!”

“我們之間有什麼好聊的,她要是說一些不中聽的話,你可不能信啊!”周揚道。

李幼薇笑了笑說道:“冇有不中聽的,沈知青和我說,你們兩個是一個院子裡長大的,她從小就跟在你屁股後麵跑,長大了也一直夢想著嫁給你。但是造化弄人,最終你們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看得出,她是真的喜歡你,喜歡你到骨子裡了!”

周揚急忙說道:“那都是以前的事兒了,我和她之間已經不可能了,最起碼我爸我媽那一關她就過不了!”

“嗯,她也和我說了這事兒,她說她要離開這裡了,臨走之前想求我一件事兒!”

“什麼事兒?”周揚急忙說道。

“她讓我一定要好好照顧你!”

“你答應了?”周揚皺眉道。

“冇有!”

“呃”

隻見李幼薇看著周揚說道:“我肯定會照顧好你的,因為你是我李幼薇的男人,照顧你愛護你是我的責任,而不是替彆人照顧你!”

聽到這話,周揚心裡滿滿的感動。

他再也忍不住,也顧不上寶貝女兒就在身邊,一把將李幼薇拉到自己的懷裡,對著她的俏嘴直接吻了上去。

而一旁的小丫頭則是看著爸爸媽媽在一旁玩親親,滿臉呆萌!

大神大滄月的重生197:開局撕毀回城調令-